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诚然Aya说已经开始渐渐参与幕后事务我是相信的,但她在年初说“希望继续做一个好队长”,接下来的重组还是相当介意。直到昨天再次看到伶菜和夏恋的合影,下面一行小小的“Photo by Aya”,想到LQ花絮照时伶菜那张也是她拍的,好像是长久刷ins的累积,又好像是忽然想通,她那句转为幕后变得有实质感了。

还看到今年Tour有Miyuu编舞,不跳舞时文静甚至有些害羞的女孩,却能比公认跳舞最好的Sayaka还自信说我跳的舞会最好,然后在善意调侃的惊讶目光里又加一句,是以后啦……她也是因为腿伤一度暂停活动,之后又回归的。

工地的女孩一个一个都很能打。

伶菜在萩花隐退时说:“如果成员们仅仅因为个人的...

一点随便的感慨

东吴077

01
“焦虑在你长期没有整理内心的屋子于是感到无处放脚时产生。”
切切实实击中,不管什么事都好做了一段都要停下来整理一下,读书笔记也好游戏玩后感也好码字微博,甚至是深夜自捅的复盘。

02
“长篇小说在印刷术普及后产生,算算不过两三百年时间,长篇阅读人类本来没有的能力,现在被微信改变甚至消失也并非不可能。”
这段略扯,也过于西方中心,但是主播和李如一能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他们能冷静下来好好分析新的变化是什么为什么,告诉诧异的人这不是无中生有,看透了同时又表示出我依然坚持的是什么,能真正这样做到至少一直这样传达的太少太珍贵了。

03
“AI就是老曹那两句诗的前半: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忽然很...

坦诚这事要自己来

虽然用微博写日记更有深夜放飞戏精时间,但不论大环境,我个人也从来不定义这个平台是完全开放的性质。你我他所说每一句话都在进行双向选择,各自的心只给路过的人留下很小的一条路,每一次都需要重新走入。或是江水流春去,半开放的日记一点一点被空气消蚀,而非挖出一块形状由自己捧着对视消磨,我得到缓慢的治愈。

昨天说难得和棒棒有一起喜欢的墙头,数了数以往所喜,就觉得熟到现在十分神奇,毕竟若说两人相识初期,我记得最深的不是她的小黄鱼和饼干,而是我写了首很烂的词,她看完之后打了一屏幕的咆哮建议(如今高产不再盛况亦难再2333)。知音总少,互关而离心也是常态(这里不希望有对号入座),每一段人际关系都是消耗,需要数...

我只想看清冷的转述/解读

因为以前很红的顾X最近很红的某讲解员再加上这两天热转的某四字人士写的历史人物,稍稍说两句废话,不针对谁,首页如有转不要中枪,我只是觉得写的东西不好,对行为不评论(小心翼翼打好各种补丁)。

好的科普难寻,所以我如果别人扔给我一堆我句读都磕磕巴巴的原典,然后未来某天福至心灵懂得里面一两分味道,也是不错的事。最不想有人跟我用或欢快到逗比或抒情到肉麻(请注意程度不地图炮)的文笔来叙述。

我固执地相信,流行一时的文笔就只是流行一时,真正经得起读的文史向科普性质的文章总是平实冷淡的——所以《大家小书》系列永远是我心中经典。典籍也是他人笔录,再经一道嚼饭如果还掺杂了太多个人调料,感受到的是啥不言而喻……...

听播客时不期而遇

重听bxg和ytsj两档合播对谈那期,虽然是相对干货最少的,这些湿货听起来却很可爱。

比如(可能有不准确):
这些小说以后没准也会成为trash art,因为烂得有特色烂出水平;
以前也许有人喜欢西施有人喜欢玉环,但不会把西施东施混为一谈,现在这种概念似乎在被重新定义;
Fat is beautiful,是不是也正在模糊美丑的界限?不是的,你接受享受自己的fat,觉得自己好不等于认为自己美;
说某样事物不是无序而是有机生长,但两者不是一样的概念吗?
……
……
最喜欢的倒是这段:
那么当时人找工匠雕像,找你或者找我,是以什么为标准?
能不能雕得像。
像什么怎么算像呢?谁真正见过神?
雕得像人啊。

主持人笑,我则感到莫名...

失眠就写日记

12.28


01
参观中途休息,边上似是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问能否帮忙填观众问卷,答了第一题后就说抱歉非调查范围,问卷结束。哭笑不得还回平板,还是如约给了一份小礼品,过了一会儿问,能不能再以第一题选择否的方式,重新回答一份……你们调研这么浮夸真的好吗。拉着同事填了,结束后又薅了一份,人人都有善哉。


02
参观前午饭,翻到之前收藏的某店在附近,就慢慢走了过去,路上看到藏书羊肉,在店门口犹豫是否要打包,老板娘问着要啥顺便推荐了羊糕。

“简单说,就是羊肉切片,煮汤,带汤冻起来再拿出来吃,我们从小吃到大的,冻了20个小时以上呢。出了这里吃不到。”边切了薄薄两片给我们尝。
我们就被收买了,抛弃了目标面馆...

ひとひら

《ひとひら》给我在好听和狗血(中性)合格的商业流水作品的两种感触间摇摆。因为有深绿的情感喷薄感,又不像深绿有明显的不成熟与旋律往“难”里走的尝试感。今天有了翻译,理解了翻译的姑娘之前为何说歌词是戳她的前三名又翻不出意境了。

它不是深绿,没有陷在回忆里的绝望,如果说要衔接花团(虽然是大团的歌但班底都是花团的配备ry,又是solo,是嫌新生人气上不去伶菜带一带么ry←夹带一点近期不满的私货吐槽),倒更像是《virgin snow》的后续,“教えてください あなたどうして私のことを選んだのですか?”的疑问未解,已变成“「離さない」もう一度約束してください”的更不舍得。

“ひとひら”简单...

形形色色.04

01

姑婆走路慢慢晃晃,抓着我的手倒还是很有力,带我进屋指着两边墙壁说,你看这幅和这幅,搬家的时候我画了给他们的。枇杷,还有山水。她说,身体很好,睡得很好,不会起夜,有时候去社区活动室,那儿有按摩椅,坐一小会儿,画画现在是画不动了。


02

 早上快到单位了发现没带卡,瞬间丧到感觉不如迟到俩小时(喂),早饭也不吃了,坐在办公室里看同事小姐姐来了恹恹打个招呼。
“我周五过来加班一摸包时也是你这种心情呢……”
“突然失去梦想的乘客-_-”
“不想吃早饭给你酸奶?”递过来每日早餐到场福利。
“不用不用我有带牛奶和零食的……是不是不带这些反而会注意到卡呢-_-”
继续顺毛几句,过了一会儿,递过...

形形色色.03

01

周五是格子裙加白毛衣然后罩了米色斗篷,同事说哇今天这么少女又白白很正义的感觉,我推了推眼镜表示:“虽然打扮如此JK,其实今天我是时刻要拯救地球的马猴烧酒,所以穿得一身正气,然而请看我袜子上的星月烫金,它们在我变身时就会脱出表面成为流动的背景……”

经典的水兵月转身twinkle没做成,小姐姐一脸你不要再说了.jpg


02

作为地陪的上个周末,中间说到茶叶,喝到了迄今为止最好喝的乌龙茶,对方了解后感叹这和我们的红酒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处。我撞运气地说最近刚读过一本你们那讲这个的书哦,翻出封面标题给对方看,没想到竟然真的知道还和作者认识。

虽然没有说类似请向作者表达喜爱一类的话,但...

一个外行人看山水

上一次很认真看山水画还是大学时,在省博的孤山馆区,看的黄宾虹先生的作品。常规陈列主打的瓷器看得略觉无畏,心浮浮地随便走到书画馆,忽然就被山色烟雨拉进了另一个世界。回想起来还是没法好好阐述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只是看得入神,仿佛走入了画里,还莫名想哭。

留学那年省博又办了一次黄老山水的大展,没能赶上,但也有幸再有两次精力了这种感觉。一幅是national gallery的《睡莲》,大家都在看梵高的向日葵,走到展厅深处,巨大的画幕在转身间占据视线,色彩和光影之外是颜料深浅的堆叠凹凸,借助画笔倾诉的情绪是这样强烈将我包裹笼罩,一时间就没有了再往前走的兴趣,静静地站在前面看了好久好久。一幅是在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