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上周的零碎

01

工作原因加了一位编辑老师,朋友圈内容是少数很喜欢的,无论生活琐事或是其主攻方向的笔记思考,更新不多但凡有我便会点赞。

周六再刷时看到简短的一条,编辑老师的告别仪式在XXXX馆,留言署名是其妻。

前阵子他的朋友圈内容隐约有些混乱消极的味道,但淹没在花枝招展的众生相里,加之本也不熟悉,不好多问,骤然看到这里,第一反应竟然是这是在开玩笑吧。想翻翻以前的看是否我记错,然而只展示最近三天便是这唯一一条。

我犹豫了一阵还是做了简单的搜索,最新的信息也不过编辑老师去年参加某年轻优秀编辑的竞选拉票,沉默片刻便让不礼貌的行为止步,只是心底还是纠结了一下,是工作劳累的突袭疾病,是某个意外,还是朋友圈...

形形色色.05

01

车站里等着看人群熙熙攘攘,出了地铁前面的小姑娘由爸妈左右牵着,经过便利店问我们能不能进去逛一下啊,妈妈说不行,赶快回家有好吃的牛肉,然后爸爸拿出手机让她和外婆视频,说外婆啊我们就要回家啦你能不能来接我们,妈妈笑说当然不可以啊。


02

司机师傅说早十几年游客来要买特产,就带他们去唯二的丝绸商城,拿回扣赚了两套房。大老板大多带女朋友,少数会带妻子。

“你说怎么区分?不是漂亮不漂亮,女朋友大多是看到这个也喜欢那个也喜欢,拿个三五套一点不手软,妻子则会挑挑拣拣,念一下这个那个贵,要考虑到底是不是真的必要用到。”


03

下楼取包裹,分岔口一姑娘坐在边上对着手机哭得涕泗横流,另一...

一些穿搭笔记

私人,不时尚,不具参考性。


01

去年日牌很多再贩甚至有心心念念的iw旧提琴,结果被跑单也就没再收,其他如草莓围裙死皇妃都是很好看的,但忍一忍也并不是非它们不可,过去也就过去了,现在如果小王子再贩我都可能要犹豫是否约,日常性可能还不如音乐之声。

有一阵子很低落,是从热恋期冷静过来或者受挫多次之后反应过来,于我它们是再如何特色的裙子,仍然遵循不好看的人穿不会变好看的规律,它本身形制的短板甚至加重了这样的苛刻。虽然不是意料之外,仍然不争气地心理上进行了一阵缓冲建设吧。

现在知道了一些型自己是不用考虑的,不日常的也是,理清这些时想过,这是不是又回到原来无趣的状态,这不行那不行小裙子和其他...

何以言尽

表哥在凌乱半蒙尘的柜台里启动机子,拿出他私藏的几套正品杯盘,给我们做咖啡。他说装上一个水槽会干净很多,但等假期结束他离开,没有人会再用。两套机器是他为数不多带回的几年工作伙伴,小店盘给了别人。

表哥感慨,是啊没有想到这份工作对于乡下人来说这么重要高大。舅妈也感慨,以前村里人都说,他们兄弟三个人不比他们爸一人,等到你们两个都考上了,大家都开心,也不再这样讲了。

今年上坟的路更好走了,在垃圾山上勉强做出了一点小道栽上绿植。每次回小镇扫墓都有目瞪口呆感,特别地……中国式野蛮生长。童年那个路不拾遗的小桃源,早随着水库移民而全然只活在记忆里。可能我这方面观念陈旧吧,总觉得这该是不说风水也是风景极好的...

去年差不多同时期,状态糟糕非常非常多,在老家时那位“别人家孩子”模范的哥哥和爱人也回来了,家庭聚会后单独约我。想着他们很快会回美利坚,也不多舌,便说了一些心里话。说的时候也知道他们不能给予任何帮助,但很轻松,他们说“我理解”“你做的某某某某很好”时,也奇妙地感觉,尽管没有相似经历,他们是真的能将心比心。

多说几句后还是本能地停了下来,他们看着我很认真地问,我们能为你做祷告吗?一下子想哭,但想到自己并不in belief是否会辜负用心,很短很短的犹豫他们马上察觉了,说没有关系,你什么时候需要或者准备好了可以找我们,我们不在国内也会为你做,don't feel pressured. 没...

失眠就写日记

12.28


01
参观中途休息,边上似是一位工作人员上前问能否帮忙填观众问卷,答了第一题后就说抱歉非调查范围,问卷结束。哭笑不得还回平板,还是如约给了一份小礼品,过了一会儿问,能不能再以第一题选择否的方式,重新回答一份……你们调研这么浮夸真的好吗。拉着同事填了,结束后又薅了一份,人人都有善哉。


02
参观前午饭,翻到之前收藏的某店在附近,就慢慢走了过去,路上看到藏书羊肉,在店门口犹豫是否要打包,老板娘问着要啥顺便推荐了羊糕。

“简单说,就是羊肉切片,煮汤,带汤冻起来再拿出来吃,我们从小吃到大的,冻了20个小时以上呢。出了这里吃不到。”边切了薄薄两片给我们尝。
我们就被收买了,抛弃了目标面馆...

咕咕咕

日常长见识系列。

周五买菜时店员说老母鸡活动优惠,买了半只回家炖汤,感觉好就想着回购,今天再去超市走到时店员正好走开为其他人斩鸡了,另一位女店员就拉着我说要不要买有优惠。

看了一下琳琅满鸡没搞懂相似外表下不同价格的区别,恰好男店员回来了,我就问你们这些有不同吗,男店员施施然一句“我们是两家”,又提着一只去砍了。

仔细一看,上次买的是清远鸡(啊我知道清远白切鸡很有名),继续在热情劝说的是湖南那边的。因为路上看到很喜欢的一家鸡饭店也在这开了连锁,此刻我无比想吃鸡,思考片刻,估摸我的舌头大概是不能吃出自己厨艺完成的不同鸡的区别,就愉快地请她帮忙整只砍成两份。

女店员拿了鸡过去,称重减了一点点...

形形色色.04

01

姑婆走路慢慢晃晃,抓着我的手倒还是很有力,带我进屋指着两边墙壁说,你看这幅和这幅,搬家的时候我画了给他们的。枇杷,还有山水。她说,身体很好,睡得很好,不会起夜,有时候去社区活动室,那儿有按摩椅,坐一小会儿,画画现在是画不动了。


02

 早上快到单位了发现没带卡,瞬间丧到感觉不如迟到俩小时(喂),早饭也不吃了,坐在办公室里看同事小姐姐来了恹恹打个招呼。
“我周五过来加班一摸包时也是你这种心情呢……”
“突然失去梦想的乘客-_-”
“不想吃早饭给你酸奶?”递过来每日早餐到场福利。
“不用不用我有带牛奶和零食的……是不是不带这些反而会注意到卡呢-_-”
继续顺毛几句,过了一会儿,递过...

形形色色.03

01

周五是格子裙加白毛衣然后罩了米色斗篷,同事说哇今天这么少女又白白很正义的感觉,我推了推眼镜表示:“虽然打扮如此JK,其实今天我是时刻要拯救地球的马猴烧酒,所以穿得一身正气,然而请看我袜子上的星月烫金,它们在我变身时就会脱出表面成为流动的背景……”

经典的水兵月转身twinkle没做成,小姐姐一脸你不要再说了.jpg


02

作为地陪的上个周末,中间说到茶叶,喝到了迄今为止最好喝的乌龙茶,对方了解后感叹这和我们的红酒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处。我撞运气地说最近刚读过一本你们那讲这个的书哦,翻出封面标题给对方看,没想到竟然真的知道还和作者认识。

虽然没有说类似请向作者表达喜爱一类的话,但...

一个外行人看山水

上一次很认真看山水画还是大学时,在省博的孤山馆区,看的黄宾虹先生的作品。常规陈列主打的瓷器看得略觉无畏,心浮浮地随便走到书画馆,忽然就被山色烟雨拉进了另一个世界。回想起来还是没法好好阐述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只是看得入神,仿佛走入了画里,还莫名想哭。

留学那年省博又办了一次黄老山水的大展,没能赶上,但也有幸再有两次精力了这种感觉。一幅是national gallery的《睡莲》,大家都在看梵高的向日葵,走到展厅深处,巨大的画幕在转身间占据视线,色彩和光影之外是颜料深浅的堆叠凹凸,借助画笔倾诉的情绪是这样强烈将我包裹笼罩,一时间就没有了再往前走的兴趣,静静地站在前面看了好久好久。一幅是在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