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以前参加的一个“颜色”主题的策划,歌手算熟人一直坑(。),太久我都以为词丢了意外找到,备份。

当时正是各种青春堕胎电影接连上映时节,满心怒火想“我来写给你们看什么叫少女心和青春”,有了它。

且私心把它当做给某篇同人的配乐配词,虽然现在看文好多毛病,词倒是依旧很喜欢。



缃色:浅黄色,或象丝一样淡雅的颜色,如缃红、缃黄、缃绿。


唱:(估计是要坑了我就不写名字了吧←喂)

词:泽纪

曲:KOKIA《光の方へ》


转弯之处 望见春风

邂逅如此 悄无迹踪

却有幸获赠 季节初始 的歌咏


吹动的沙漏 流离淙淙

过往寒冬 一粟献奉

枝头雪融落 跌入了眼中


羞怯的抱拥 放大的影踪 

繁花色 成赘冗

余温做句读 轻声话语中

诺许了天空

这一片怦然心动



行路下踏及 一叶梧桐

细碎脉络 初始无同

撷取遮秋阳 漏光几许 秋意浓


翩然的照面 蜕变从容

任时光 行色匆匆

有幸在此刻 与谁初逢


羞怯的抱拥 放大的影踪 

繁花色 成赘冗

余温做句读 轻声话语中

诺许了天空

这一片怦然心动



有形或无形 枯叶与暖风

色调是 哪一种?

夺目的明媚 寂静的沉重

或淡雅的朦胧?


世间万花筒 若错乱转动

每幕都 珍重

不知或相知 错身与转身

一步之间殊同

这一片怦然心动

似乎不自觉地走上了另外一种讲述风格,我已经无法评判好不好,但在写它时我是快乐的。

自我疗愈之作。


再度


词:泽纪

曲:藤田麻衣子《もう一度》


你看向窗台的花,惊叹这欢喜萌发。

那瞬间的微笑啊,让冬末的凛冽喑哑。


你将沙漏倒扣,放置在床榻。

清醒与沉睡,交替中,

我听着时光,猜测它走向哪?

夕阳散成淡色细沙,

而沙漏此刻的停滞是因为哪一粒

太粗糙的砂?


“想来回忆不也是如此吗?

哪怕它已经退场无话,

释怀却止步在同一道关卡。”


“……你快看窗台的花,它已经悄悄萌发。

所以请笑一笑吧,让冬末的凛冽喑哑。”

你是这样地做出文不对题的回答,

这样看似不经意地,携带满满温柔,

随同夜幕降临的星光

尽数轻洒。



我总因为离别而难眠挣扎,

被动接受着,未成长,

不自觉间前行的路越发偏狭。

吞咽“偏执”苦果,

所以看到你理解的双眼时……

我是如此惊讶。


你的心底,也曾有那么多

人来人往的叠加,

却能说:“时间还有很长,

我们慢慢等它结痂。

现在先试着,靠近,再拥抱一下吧?”


“伤痛的黑羽归属于寒鸦,

而你最终一定能抬头,

能看到,窗台等待你的花。”


从来说:“你要向前走,纵然已惧怕;

学会告别不期而遇,尽管笑容疲乏。”

而此刻,在张开的怀抱里懈怠声哑,

像小动物取暖依偎,又迟疑着确认

迟来的温柔,

不敢分真假。



大概……时间偶尔会苛责,多些狡诈。

我愿这样相信了,因为遇见你了啊。


你看向窗台的花,惊叹这欢喜萌发。

那瞬间的微笑啊,让冬末的凛冽喑哑。

逆光的身影,轮廓被映衬为一幅画,

此后大概会有很久,其他笑容无法

让我牵挂。


怀抱窗台的花,你将它也放置于床榻;

再摇晃着沙漏,那一粒砂终于落下。

“就带着释怀的回忆一同向前走吧,

它们不再会是我们心中苦痛的积压。”


“……真是美丽的花。”

也许很快,我能微笑着回答。

我从未试过如此新颖的群嘲方式,大家真是……太可爱了。


传说


曲:柴田淳《风》

词:泽纪


必备词:白衣/莲灯/烟火/此夜/吹笛/风露/红尘/折扇/小轩/醉倚/花针/良人/繁华


照亮月光也忘记的角落,

是那场彻夜的烟火。

当风露带走喧嚣余热,

请让我用琴声铭唱诉说。



衰败与繁华,或停驻或经过,

在时光中兀自交替着。

此夜或它夜,忽然那些传说——

打开了。


『白衣的少女向前,礼拜虔诚问着: 

“为深爱的国家,也为深爱的人,

我怎样的选择,才是对而非错?”

手中莲灯无声闪烁。』


细节在彼此间相互辩驳,

恍如折扇一开又一合。

真实的结局被隐蔽着,

花针如何串起所有线索?



断壁与残垣,雕栏画栋隐没,

传闻这曾是小轩楼阁。

此夜或它夜,遥想那些传说——

演绎着。


『白衣的祭司退后,低声沙哑祈祷: 

“我将时光与爱,一并贡献割舍,

恳求这片土地,永享神赐金泽。”

良人远处相望沉默。』


交谈中醉倚在荒芜城郭,

它的前世仍属于猜测。

这是独一无二的传说,

还是红尘里的重蹈覆辙?



『国家沉醉狂欢,

她面容渐失血色,

最后时光,响起吹笛声,

“像那时……”她笑了。』


照亮月光也忘记的角落,

是那场彻夜的烟火。

当风露带走喧嚣余热,

只留下神明失效的承诺。

逐光——《空之轨迹》艾约CP同人词

曲:温岚《同手同脚》
词:泽纪
唱/后期:灰夜基
海报:幻枫冷月

洛连特 翡翠之塔
古旧遗迹与清新阳光
一望无际 未知的 空之女神指引守护的远方

你看向 手中徽章
冰冷金属反射着锐芒
升温灼热 心随同躁动焦急 而传说双目未张

在战火后钟楼再屹立 弥补遗漏时计
你与他启程行走在这 游移的和平

拉文努故人安眠回忆
重寻何种信仰凭依
巴伦诺灯塔彻夜明
长者驻留祝福同行

地图上逐渐布满注记
离别突然不期而遇
格兰塞尔繁花似锦
欢声笑语你竟失去他踪迹


瓦雷利亚 日暮湖畔
无赖吟游诗人正弹唱
鲁特琴声 有似无 萦绕耳际确是口琴声清亮

你尝试 吹奏乐章
磕绊字句至行云流畅
低问轻风 若动听可否连同 余温送达他身旁

卢安桥上哲人的叹息 无解变故谜题
你与他周旋青萍之末 待重逢此局

邀约的请柬落款佚名
一场“茶会”满布阴云
前方埋伏连环暗语
他身影同真相藏匿

时过境迁愈坚定心意
浓雾梦障无从阻狙
尘封历史都已苏醒
远去的人也应回归不逃离


五年时光占生命几许
因他你是如今的你
顶天立地仍然羞于
吻去他眼底的阴影

对过往纵然温暖难及
此刻无声拥抱相依
无妨流泪容许歉意
当初中断的话语终于传递

再度为前缘赎罪启行
你一同将风雨担起
看这国度外的天地
七耀之光照亮走过的轨迹

第一次听曲子的时候,编曲不同,想到的画面是和父亲一起在河边慢慢走,然后看歌词,“啊……”因为选了别的曲子写父亲,然后等到看完《敬启,父亲大人》,它就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感觉在召唤我填它。后来很幸运找到了伴奏,拖拖拉拉过了两年终于完成了唱版了。


冬日慢板
——写给《敬启,父亲大人》中消逝的神乐坂

试听地址

曲:河口恭吾《桜》
词:泽纪
唱/后期:嘿黑

听见吗 那渐弱的弦歌?
一声声 于街道转角湮没
可还在吟唱昨日繁花轮廓?
同失走 不再与记忆交错

看见吗 曾尽放的樱色?
一抹抹 那年依傍瓦檐侧
经年枯枝已不敌轻寒恻恻
只盘踞 记忆中不肯飘落

欢笑声在新场所
告别终将变得透彻
仅仅因“存在”反驳
抵不过现实 的消磨

怀旧更突显窘迫
茫然面大局定格
绝决的人做取舍
何尝不有 自责

多年后 当弦歌都静默
故居者 变为白头到访客
也许一切都让人陌生疑惑
后来者 已不知那年烟火

而我用 微笑注释此刻
以眷恋 词句代感伤描摹
每一言都充满怜惜的斟酌
与残留 的花鼓声相应和

未来事 暂且无可无不可

あぁ 瞳中的景色
あぁ 隐没的不舍

听见吗 那渐弱的弦歌?
(看见吗 曾尽放的樱色?)

短月歌

试听


词:泽纪(苏结衣)
曲:藤田麻衣子《おぼろ月》
唱/和/后期:祈小七

飞鸟客至暂叨扰 投檐不奈秋
日影斜来枕上留 浓睡忘昏昼 
惊沉梦烁烁蛩声 夜唱应更漏
一音相和一星斗 声声透

朝露未晞晨雾重 轻寒入轻裘
且温梦中别时留 半盅残浊酒
笑颜覆尘经时久 怀景难宽宥
望舒晚照 望意舒眉头

月西头 上高楼 阴晴照故地重游
月入眸 清晖旧 采撷珍奉置双袖
月尚犹 人未留 凉风解意欲语休
孤影自悠忧 相对守


遮窗芭蕉叶展厚 星点微雨收
万籁不生为季秋 黄昏商略愁 
料想江畔应同是 雨歇风渐瘦
月逐清流 人随远浪走

月西头 上高楼 圆缺照故地重游
月入眸 清晖旧 采撷珍奉置双袖
月尚犹 人未留 凉风解意欲语休
孤影自悠忧 相对守


朔夜时 月不留 行行做一叶扁舟
上弦时 月如钩 触景勾得一片愁
又几时 良宵有 好景同去日不寿
砚台墨里忧思 说旧

朔夜时 月不留 行行做一叶扁舟
上弦时 月如钩 触景勾得一片愁
盈又缺 渡千秋 览阅几多哀或愁
可知人间风雨几时休?
可知我辗转为何求?


注:望舒为月别称


(3 3 X的词格是会死人的。)

这两天阴阳师手游火了,想起自己写过骨女。因为参考形象里有牡丹,想起宫泽理惠在《牡丹灯笼》里很美丽。

容我强行蹭个热点


缠甲红粉骨

成品试听可点此处:缠甲红粉骨


题:Yoshi
策:攸伏常羲
曲:戴爱玲《离骚》
词:泽纪(苏结衣)
唱:桔梗
混:叶萱
美:赵故逢

骨女(ほねおんな)传说:
『伽婢子』によれば、萩原新之丞という男が美女の姿の弥子と出会い、毎晩のように情事を交わすが、ある晩に隣りの老人がそれを覗き見ると、それは新之丞と骸骨が抱き合っているという奇怪な場面だったという(自日文维基)
在鳥山石燕的《画図百鬼夜行》中,骨女形象为着和服手提牡丹灯笼。

双瞳磷火森森 夜中做光魂
目及何方 来生或前尘?
十指丹蔻尚存 艳色绘繁纹
惨白相映衬 指间狰狞疤痕

假借 一张皮囊加之于身
妍或媸 美丑等第月旦评细分
自欺 忘却其下无相异白骨
便胆敢 结发盟誓系山海情深

我半身曝于炽阳 似鲜花着锦
温暖一瞬 膝行向前容颜如沙去
鬓边牡丹还盛放 眉眼春波盈盈
偷欢几许 梦终去

我半身堕于深狱 感霜雪迫近
变故人心 睥睨以对容颜不可亲
锦绣单衣不御温 死水沉渊寒冰
伪爱痛尝 冷情中真意 也甘饮


因何 皮相可亲心仍难问?
妍或媸 竞相追逐玉奁盒脂粉
妄言 掷地之辞亦轻飘无声
竟胆敢 结发盟誓系山海情深

我半身曝于炽阳 似鲜花着锦
温暖一瞬 膝行向前容颜如沙去
鬓边牡丹还盛放 眉眼春波盈盈
偷欢几许 梦终去

我半身堕于深狱 感霜雪迫近
变故人心 睥睨以对容颜不可亲
锦绣单衣不御温 死水沉渊寒冰
伪爱痛尝 冷情中真意 也甘饮


我一腔心血相呈 你惧怖觉憎
此进彼退 惊诧之间爱化作怨恨
结局佚散任衍生 载于怪谈异闻
何人遍读 觉齿冷

我终蹈前人步履 无免于贪嗔
痴情空造 世间终究只得一尾生
提灯独自步远道 白骨嶙峋覆身
伪爱痛尝 旁观善恶意 皆休问


尾生:见《庄子·盗跖》

一年前的词,兜兜转转回到delimma,然后请小陌把它唱了出来,聊作庆生,小小鼓舞自我一下。
谢谢我的小天使,真温柔真美好,没有你唱来不好听的歌。
写“你”的时候,我心里是想着谁的,但现在看,她还是更像另一个“我”。


试听:尚不知


尚不知

词:泽纪
曲:藤田麻衣子《見えない月》
唱:陌清商


如此日常:一线反复, 
人迹寥寥,落叶环顾。
各行其道,自疾行自缓步。
非因好景醉人,另有忧思神不属。

据说这条,往返的路,
很快今度,初雪将覆。
等到春风,远游后再临顾,
我能否已自勉“昨日是冬季的树”?

比你晚遇,晨光和夜幕,
而寒温骤变风簌, 
却更早先感怀邂逅,
时光同一轮向前,时差不停驻。

隔空对话,情绪交互。
闲聊他人,新朋旧友,来去倏忽。
各怀愿景,四方奔赴。
唯独是我,深夜难眠,质疑道路,
却怯于,放声痛哭。


有飞絮起,为春布幕。
似渐为常,庸庸碌碌。
飞讯传说:“旧窗前拥花庐。”
言道:“远行在外,先代为采摘一束。”

掩胆怯与笨拙,以微笑回复。
也接受陌生拥抱,
待一瞬僵硬恐慌后,
留存几分空隙间,有温暖感触。

隔空对话,情绪交互。
闲聊他人,似乎近来,阳光满布。
不知实景,竟生羡慕。
笑我此行,欲解道惑,已至中途,
仍犹疑,目光旁顾。


恍恍然,是一载年光虚度。
看镜中,惶惑的目光神貌如故,
却隐约中有所得悟。
这一个人的世界,
奢侈而又虔诚的时光投|注……


并非一无所获旅途。
他人言评,真情假意,掺半遍布。
高谈阔论,姑妄听之,
个中心事,藏于应声,不做辩护。
终究是,一场结束。

梦与现实,妥协言和,坐于一处。
而你送我,鲜花一束,
如约再见,此刻时间,终于同步。
“新一段,同走的路。”


告别那条,往返的路,
错失今度,初雪再覆。
等到春风,两地先后临顾,
愿可笑自勉道:“昨日是冬季的树。”


——END——

想改又放弃,存档


小阁曝香衣

试听:小阁曝香衣

题:Yoshi
策:攸伏常羲
曲:刘美君《浮花》
词:泽纪(苏结衣)
唱:卷子入侵
混:残雪
美:赵故逢


“新衣常有 故人常在”
应是最遂心事
再伴歌咏并琼筵数载

桃李园内 春夜宴开
坐于花醉于月
秉烛游促膝相谈不改

**而今东风又别 飞絮铺陈满地
六月梅雨他乡流连尚未至
香衣出箱小阁一曝 各展其姿
借暖阳三分 可否回温往日?

绫罗色不减 明艳仍加持
金线镶滚 绣样繁杂多节枝
而看故人事 诸多心心念念意难平之
尘灰笼罩无光已无需撷拾**


“旧衣尚有 故人不在”
两厢景相对峙
独留我病身停杯登台

华服显宽 簪花颓败
形容尚可自持
掩下唇齿间几声叹嘅

****重复


任熙熙寞寞 皆入“世事无常”谶词
我寄人间 无处可逢寻常当时
而看故人事 诸多心心念念意难平之
尘灰笼罩无光已无需僵持撷拾
昔日陌上 同游遥似遗风盛世

整理邮件发现这首两年前的词,歌手从说快了快了变成无回音,就想将它放出来,当时写它的心情好而宁静,想一起有一块数据记得。


水湄


词:泽纪
曲:何洁《你是我的风景》

石板巷青了又青
通向远方与故里
熙熙攘攘或 冷冷清清厮觑对坐
台阶尾角 寺钟声停步相依

客宿的船舶未醒
新柳先落几许
惊一河宁静 遮盖长亭谁人倒影
难知 是笑或是泣

恍恍然时至最后 一响步履
春风落梢 四方沉寂
杯盏浸了江月
醉了窗灯 碰撞了笛音

昔人行行重行行 今未相异
重演口耳相传 匿名的诗句
于亦水亦岸 千朝旧地 送一番来去


荇草又长出山色
晕染了河岸暖意
江潮带雨急 品出几分杏花气息
深巷弄里 似有无歌谣和应

客宿的船舶未醒
新柳先落几许
惊一河宁静 遮盖长亭谁人倒影
难知 是笑或是泣

恍恍然时至最后 一响步履
春风落梢 四方沉寂
杯盏浸了江月
醉了窗灯 碰撞了笛音

去年雪夜行百里 访友纵心
除天地无人记 至门前而去
而今停靠在 亦水亦岸 目穷难追及


忽忽然时至来日 今朝幕起
江河东行 归路向西
此间寻常风景
又逢春临 肆然盛如一

故友各在天一涯 岁月竞去
重演口耳相传 匿名的诗句
于亦水亦岸 千朝旧地 怀一场往昔

哪年雪夜行百里 访友纵心
除天地无人记 至门前而去
而今停靠在 亦水亦岸 目穷难追及


之前写过两首江南,关于故乡和怀想,这次写的时候就想抛开具体的,从“虚”来写,有了第一段。后来发现无法这样撑起全词,还是从习惯的角度来,遗憾地用了一些写过的意象,但依然努力虚实结合。如果能在默认的意象之外,以自己缥缈的语言连接传统一直被认可的感情,那是多了不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