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维以不永伤

昨天有活动,旗袍相关,女士们纷纷穿了各色旗袍,特别好看,除了我没有旗袍也觉得自曝其短没意思,一如既往地日常系小裙子。

下班之后吃过饭到剧院,算了一下时间,发现像谢村那样开场前两个小时说走就走也不是问题。回想起来没在哪里养成听音乐的习惯有点可惜,J姑娘说每次结束她会去快关门的PV买优惠pack,但大概那时我和它缘分没到,思想包袱太多。

以前有意想了解多少是“这会有些高大上让我不一样”,现在则是心静了真的开始喜欢,什么阶段做什么事,会来的早晚会来。

音乐会很好,哪怕中场休息接了一个很难过的电话,下半场开始心思完全不在音乐上,最后还是被拉扯回来沉浸其中,跟着热烈鼓掌,迎接乐队三次返场。

原本选择这场音乐会,是因为我预料到马上到来的假期必然会有不愉快的事,那么我选择压抑前小小地快乐一下,没想到它就这么提早来了。现在每说一次开心,都做好了要有等价或者更多不愉快的觉悟,之前心里默不作声喘息的小半年倒不曾如此,也是十分感慨。有时候心里组织了思绪,难过散了大半,也就不想说了,有时候郁结着,比如现在,就还是想说说。
地铁出口的天花板很美丽,第二次坐这条线,今天穿的又是星座柄,遥相呼应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拍得不好。

因为音乐会想起已经退博的蕾克老师的一段话,虽然一个弦乐一个钢琴。羡慕向往能说出这样句子的文思,我没有买她的译作,但从这段话里猜想,一定会是很漂亮的翻译吧,庆我偷偷保存了。

“去听了音乐会,老钢琴弹舒伯特,惆怅又温情,像微光里闪烁着碎宝石。听罢回家,夜路很长,看见漫漫车河在深夜里流淌,车站如昏黄舞台漂浮在天上,刚才你是碎宝石,现在你是车河是等车人是情侣在告别是喝醉的人红着眼睛,无数个你登上隐喻的列车,不由得闭上眼,扼住此刻乱涌而来的怀疑人生的念头。”

我这时候想的念头大概是,如果有下辈子,我不再希望自己还是这个性别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