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壁下观之

最近听到了非常非常喜欢的播客,这个公司旗下的其他几档也都有特色,但这一次无论对节目名字的注释,每次的话题,还有主持人和嘉宾说话的方式都让我觉得特别舒服,完全可以打一百分。算是一种理想的文化人状态了。(偶尔也有刻意理中客的成分,但就是表达的方式让我不认同也不会感到不适)

唯一不好也在我,节目已经有太多期了,每次将近一个半小时,用总觉得追不上进度,不能每天都听,还在补古早的档。

播客叫《壁下观》,解释是相对于“作壁上观”的一种走近艺术的态度。原来看字面脑补,便是人在壁下仰望,壁可以是自然的悬崖峭壁,也可以是壁画这样人造的风景,周围有山水风声,人在壁下或端详或沉思,然后听这个阐释的时候,被小小感动了一把。

艺术于我总是非常渴望抓住又飘渺的存在,非科班出身我也不懂其间的许多门道,可以说是近乎凭借本能来喜欢欣赏,然后在人云亦云或者所谓权威的推介下不明就里地跟随,似懂非懂,又舍不得放手。还在很多时候,它让周围人对我粗暴下一个“文艺”定义然后形成无形隔阂(我不是我没有,我知道真正懂得的人的样子,我连叶公都不算),让亲密的人失望“你总沉浸在无用的东西里它们能赚钱吗能让你有好工作吗”,可是啊,它们几乎是无用的我在现世因为科技进步获得的辐射福利中的光了,此外这样渺小的我还有什么值得走下去的呢。

今天听的这期讲布达拉宫,里面说到的部分内容是和九年前的旅行呼应了,还解决了一些方面随意想起也没用心去追踪的疑惑。很小的内容,但让下午和晚上的心情都很好,感觉被时光青睐了这么小小一下。或许也可以说这是艺术的仁慈,它生于人手,轻易就会被颠覆湮灭,但存在的便会不言不语站在那里,等待你,遇见你,愿被你阐释,愿与你重逢。

希望有机会走过主持们讲过的这许多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