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这一次我想陪伴等花开

我知道步女士的时候已经是她从鼎盛衰落时期,加上她写歌词实在厉害学也学不来,下意识把她划到自己一类(现在是清醒了,用最近流行的话说,人家成千上百万赚钱哪轮得到我心疼,虽然偶尔仍然多情),不怕人笑,听多了真的伤心,了解了一些就努力克制保持距离。

后来喜欢的歌手组合,要么早就解散,要么就是不作为主流出道,不需要辛苦打榜上音番,加之歌手歌手本身的性格,总体喜欢得很轻松(当然现在反省了有些行为可真是bq)。

我听花团9人时期的曲子入坑,然后才知现在已经是6人团,略略补了历史。一边喜欢她们的歌一边犹豫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小水母的mv出来,菜花的双人舞确实刺激到了某些萌点,开着玩笑来出商业cp吧,一边继续喜欢歌。

直到昨晚菜女士在舞台上忘词,最后忍着眼泪唱完曲子,在合影时已经红了双眼,事后又在博客上深刻反思,美央女士跟上一篇说“因为有伶菜的歌声我才能作为舞者踏上那个舞台”,我真正感到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正因为,她们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有一个vocal是何等无法回头的艰难道路,是完全的hard模式,一旦出错就是需要很多时间去调试心情,而且除此以外还会丧失可能到手的后续机会……所以我才想陪她们打小怪兽啊…… ”这是我关注的一位姑娘说的话,拿来作为自己的心情也是同样的。

想来我也陆陆续续知道了她们很多的不容易。譬如每一次队员离开对于舞台表现的摸索对于歌手要求的飞跃拔高,比如对于花团本身的定位应该是怎样的女性形象(明明都是我小的姑娘们,天啊),比如最初大家并不融洽的相处出道的压力(可是当初晴美女士带菜女士去放松的水族馆现在短期大概是个刺激吧,sign),比如Flower Theatre时per带伤跳舞vocal唱到失声(看到这条真的怕死了千万别像步女士一样),比如向来假跳专心唱歌的菜女士如今跳出了腹肌live表现也离录音棚差距不远了……

每个偶像团体都有道不尽的辛苦。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你向别人安利她们时的有力吸引点,也不足以成为替她们失误或不佳时辩解的理由。只是,恰好这些努力来自她们,会让已经心动的我更加心动。

我想她们还是有些不同的。不用卖颜(老实说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她们非美少女系的风格),不用卖人设,也不用炒cp,在她们的歌声和舞蹈里,展现出来的那朵花的形象是立体动人的,她们会是自己所说的artist。因为花团,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歌曲与舞台结合的魅力,明白流行歌曲的舞蹈动作并不是无意义的,我由此享受喜欢上了看live。

而我想陪她们走下去,像众多追星族一般,长久默默地关心她们。以前觉得这有些傻,但现在想,有人等花开等日出等食物被烹饪到最美味的时候,那么我等几个我喜欢的女孩到最美的时候,也是很好的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