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不可谏亦不可追

想起百度的一个账号,折腾了好几天终于成功登录修改各种绑定,一看最后发言在两年前。

然后去贴吧逛了逛,某cp吧还是喷子们当道,旧精品贴被删精光,可作品都完结了,她们痛恨的人也有了好归宿,觉得又可怜又好笑。删掉文反而是好事,黑历史再见啦。

某吧依然很热闹,依旧没格式乱七八糟,依旧谈了万年的老调,以前觉得烦且水现在觉得说明仍然不断有新的人开始喜欢她,这是很好的。
最后认识的几个朋友也不做吧务了,全部陌生名字,某忠粉大佬的个人贴吧似乎也不见她了。当年觉得只能仰望,全世界都不会有她喜欢她,但原来她也是会离开的,可又那么自然。

现在的自然而然和曾经坚持的理所应当是那么两极。曾经很执拗,想着我与谁都那么喜欢她,那我离开回来,再写她的故事写我们的故事,那早晚能等到回头,于是喋喋不休,想来对方大概也头疼或不耐烦过一下吧,怎么不打击人地回复这个莫名坚持的小朋友,让她明白错过的就是错过了……现在她大概懂一些了。

重游的感觉并不坏,也没有伤感,大概因为那里都是我先主动离开的。所有人际里,向来先动心的输,先抽身的可以保存一点自得,大概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