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这几天做了蛮多的事,存了很久的书以曾经1.5倍速阅读,尝试做笔记(虽然还是没法狠下心写到书本上,折中贴了好看的便签),好看到不想写文填词,到今晚终于把是前两年三分之一数量的明信片写好,抄了一些经。

喝了lupicia的试喝分装,最大名鼎鼎的白桃乌龙不过如此,还是喜欢纯茶,但茶和果味香气的搭配还是很有趣,现在开始喝另一系列的果味红茶,impra,柠檬味的直接再加了柠檬切片和蜂蜜,冷泡一夜再试试味道。

给餐桌铺上了桌布,虽然南北通透的房子让桌布很快就会脏,喜欢上面的植物印花,放上了妹妹买给我的莫奈画作的杯垫(在巴黎被偷了干净的她还记得给我带了纪念品,如果只是礼节那也是最高礼赞了吧)。冬天种下多肉死了大半,但乐观地说还有一半活着和我一样继续生长了呢。

日常lo地去上班,想着裙子搭哪件衬衫合适,我的日常是别人的不日常,哪怕不加裙撑从来秃着中分头,还是被说你是来cosplay吗,可是春夏交际的温度不趁着这时候穿lo还等什么时候,笑眯眯地解释它和cos的区别,第二天再换一身。

做完了第一本摘抄,是《读库·日课》的第一本笔记本,买了新的过刊还是做第二本,存了好多胶带在脑内拼贴,实践操作怎样弄得美丽还需要不怕失败多尝试吧。

一口气买了三场音乐会的票,感谢城市对文化事业的支持,让我可以花能够接受的钱在音乐厅的小角落感受一下有些望而生畏的高雅艺术。理论知识没有学习去听古典其实很怀疑,但看了好多采访,大家们总是说理论是学习这专业的人需要,听众带着欣赏的心来听就足够,所以现在安定了大胆试了试,事不过三,这三场如果都不喜欢,那我就安安心心听流行。希望不像其他观看计划总是中途流产,不放自己的鸽子,恶俗地说票不能退加起来我心疼钱啊。

买票的时候忽然想到,在我还没有这一小笔可以支配的金额时,我心心念念的是等有钱了找我喜欢的歌手,找人做扒带,但现在一点执念都没有了,视界更开阔,曾经给我美好回忆的东西原来没有那么了不起,我可以往更好更远的地方看。

这样的日子不知能持续多久,开心又有些恐慌地沉浸体会每一秒,不安又努力微笑地迎接后来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