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草涩

附近有一家花店,第一次路过的时候被名字和装修吸引,门口就做了到膝盖的小栅栏铺上木地板,左右空了两小块地种了点绿植。左右两块放花的区域,左侧还有一张木桌放着茶具。太漂亮了,不好意思走进去,加上店里似乎没人,扫了贴在玻璃门上的码关注就匆匆离开。
第二次路过看完了一场电影,急着回家稍做收拾又要出门,还是被门口两个水桶吸引。里面还有零散几枝马蹄莲,水桶旁的木板上写着送花,末尾一个笑脸补充不送桶。似乎是店主模样的小姐姐和另外两位姑娘在喝茶聊天,看到我拿花都转过了身,还是有点局促,也没挑选捡起就走了。水桶里的水位不高,拿着花枝也没有湿手。
第三次是周边散了一大圈,最后有意绕路经过它。想了想还是推门,店里只有小姐姐一人,我仔细打量着陈列设置,说着想买一点好打理的花,然后转移到重心夸装修好看,夸花盆也好看(特别设计订做的花盆似乎是铝制的,有些类似罐头的样式,摆在餐桌上也不违和)。挑好了一盆后她拿水喷了喷,玉露晶莹剔透,然后说以后有花瓶可以再买一些鲜花。
“住在附近的话有空来喝茶吧。”不管是不是客套话我都想当真了,我确实很喜欢这家店。稍微和清新的花草不搭调的是,那晚小姐姐打着嗝介绍回答,我带着吃完串串的满腔辣火随意问着,希望有机会扭转这个印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