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记一下这两天的装扮。
昨天去看了闻涛路的樱花,穿的天国之键纯色guistina薄荷色op,花白人绿很应景,暗纹真的很美,它竟然是冷门款真是又庆幸又可惜。搭的阿积家白色芭蕾鞋,axes钢琴包。皇后公园的海南鸡饭好吃,不过上次滕六引路的那家最好。
今天是iw16年的格子托胸,之前因为宽宽的黑色领边一直找不到正确的打开方式,后来配了无尽夏的弗洛亚之秋黑色衬衫,让领边没那么显眼了,就挺和谐的。鞋子和包不变,平民白搭。
然后感觉需要几顶不同风格的帽子,毕竟中分不能戴kc,秃头总有一些美中不足想起团子当初说过你买了裙子还要买一系列配件小物这是个无底洞……可他就这么忍心拉我下坑了。
没有照片,毕竟穿了裙子我还是那个大脸短脖子粗腰的女孩(阿姨),如果说刚开始有什么期待它能让我神奇变身的效果,现在已经冷静了很多,但我还是很喜欢穿它时需要为搭配花更多心思不断试错,也愿意迎接街上一些目光来的小小考验,它多多少少让我振奋了一点,希望自己能变更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