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我从未试过如此新颖的群嘲方式,大家真是……太可爱了。


传说


曲:柴田淳《风》

词:泽纪


必备词:白衣/莲灯/烟火/此夜/吹笛/风露/红尘/折扇/小轩/醉倚/花针/良人/繁华


照亮月光也忘记的角落,

是那场彻夜的烟火。

当风露带走喧嚣余热,

请让我用琴声铭唱诉说。



衰败与繁华,或停驻或经过,

在时光中兀自交替着。

此夜或它夜,忽然那些传说——

打开了。


『白衣的少女向前,礼拜虔诚问着: 

“为深爱的国家,也为深爱的人,

我怎样的选择,才是对而非错?”

手中莲灯无声闪烁。』


细节在彼此间相互辩驳,

恍如折扇一开又一合。

真实的结局被隐蔽着,

花针如何串起所有线索?



断壁与残垣,雕栏画栋隐没,

传闻这曾是小轩楼阁。

此夜或它夜,遥想那些传说——

演绎着。


『白衣的祭司退后,低声沙哑祈祷: 

“我将时光与爱,一并贡献割舍,

恳求这片土地,永享神赐金泽。”

良人远处相望沉默。』


交谈中醉倚在荒芜城郭,

它的前世仍属于猜测。

这是独一无二的传说,

还是红尘里的重蹈覆辙?



『国家沉醉狂欢,

她面容渐失血色,

最后时光,响起吹笛声,

“像那时……”她笑了。』


照亮月光也忘记的角落,

是那场彻夜的烟火。

当风露带走喧嚣余热,

只留下神明失效的承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