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第一次听曲子的时候,编曲不同,想到的画面是和父亲一起在河边慢慢走,然后看歌词,“啊……”因为选了别的曲子写父亲,然后等到看完《敬启,父亲大人》,它就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感觉在召唤我填它。后来很幸运找到了伴奏,拖拖拉拉过了两年终于完成了唱版了。


冬日慢板
——写给《敬启,父亲大人》中消逝的神乐坂

试听地址

曲:河口恭吾《桜》
词:泽纪
唱/后期:嘿黑

听见吗 那渐弱的弦歌?
一声声 于街道转角湮没
可还在吟唱昨日繁花轮廓?
同失走 不再与记忆交错

看见吗 曾尽放的樱色?
一抹抹 那年依傍瓦檐侧
经年枯枝已不敌轻寒恻恻
只盘踞 记忆中不肯飘落

欢笑声在新场所
告别终将变得透彻
仅仅因“存在”反驳
抵不过现实 的消磨

怀旧更突显窘迫
茫然面大局定格
绝决的人做取舍
何尝不有 自责

多年后 当弦歌都静默
故居者 变为白头到访客
也许一切都让人陌生疑惑
后来者 已不知那年烟火

而我用 微笑注释此刻
以眷恋 词句代感伤描摹
每一言都充满怜惜的斟酌
与残留 的花鼓声相应和

未来事 暂且无可无不可

あぁ 瞳中的景色
あぁ 隐没的不舍

听见吗 那渐弱的弦歌?
(看见吗 曾尽放的樱色?)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