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知道你们过得不好,我一定会开心得笑出声

由最近的校园霸凌事件有感而发。不是晒伤口博同情,事情对我过去了,但想说说一些心里话。

标题是我对那些人的态度,没有善意,毫不掩饰。

没想到这么多人同样经历过校园霸凌,也没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一直这么幸运,不曾是主角甚至不曾见闻。以前想要离开老家,在大城市里这样的概率总会很小很小免得后来人无辜遭殃,现在只觉得一切都是运气……

想过很多次那时候自己是也有很多不好,不同时段同被霸凌的姑娘也非完人,但我们的不好远远不至于只有用那些羞辱的方式对待才能“平息民愤”,更何况还有一些所谓的身体缺陷,错远不在我们。什么叫孩童性善只会分对错,他们看人下菜不掩饰恶的水准比成年人高了太多太多,也早早懂得利用身体优势与借势来让欺压进行地顺理成章。

真正扛过来的人有资格回忆时笑一笑说现在看都是小事,可我选择不觉得不原谅也不想再相见,他们让我自卑痛恨自己的身体,甚至在母亲知道事情怒而想上学校时恐惧地阻拦她。是恐惧,在经历时都没有的恐惧。我在怕什么,无非是持之以恒变本加厉,可想一想那些只是小学生啊,哪怕和小混混搭边能在一群成年人手下翻腾出什么,可我就是怕。

所谓的老师们也无法做到任何帮助。我鄙视很多人吹捧的丛林法则,野兽群体中尚知道保护幼崽留下希望呢?可那个时候,如果我知道相信这个说法并以之为座右铭,也许能少受很多伤害。我希望现在仍在遭受这些无妄之灾的我不认识的小朋友,在外界不能帮助到你多少的时候,能有类似的信念让自己强一点,多挺过一段时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