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看到仰慕的人在给朋友挑书,想打趣几句,想起来好久没有直接对话了,犹豫片刻还是收起了评论框。很认真去读她喜欢推荐的书,但赶不上同步的兴趣点,看了以后反而越发怯于开口。圆变大了,更知晓自己的无知之广,在想我有什么值得对方投注眼神甚至值得被挂念呢?我在前进她也在前进,能够平视对话的可能性,大概除非我带着现在的知识重生回七八年前吧……也做不到像另外一些人那样自然地撒娇对大事小事真情实感地惊叹,那么,缘分只能止于那一段误打误撞的时光了。可我仍是多感激这段相遇,她是那么好的人,有一些时光的缺失不会影响轨迹,但少了她那一段的引导影响,如何有在键盘前的我,如何让内心有那么多触动执念,如何判断很多的好与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