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Déjà vu 与 Jamais vu

只摘了自觉关键的片段,完整文章地址:来自网易。科学的解释果然没有人们的脑洞浪漫啊。

似曾相识症。人在清醒的状态下,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某个场景,却感到在什么地方见过、或经历过这个情境。Déjà vu之所以是一种“似曾相识”,是因为它并不是一种真正的认识。Déjà vu只会发生在“此刻”,它是一种正在经历的感觉,只会在你经历的那一刻发生。如果你认识一个人,你遇到ta十次也会同样认识他;而Déjà vu的感觉则是,你可能每天都从这条路去上学,但只在某一天、某个时刻,你突然觉得身边的事物都不一样了,仿佛勾起了某种久远的回忆。而且,当你离开了那个情境,没过多久就会忘记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并且很难去描述它。

识旧如新症。明明看到了熟悉的人或事物,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相关的细节;或者看到很熟悉的字词却认不出,话在嘴边却说不出口。

弗洛伊德认为我们的“自我”有时不允许“本我”中的种种冲动浮现到意识中来。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会不自觉地从周遭的环境中,寻找符合我们“本我”的东西因此,当我们经历Déjà vu时,我们其实是在被不自觉地“提醒”着某个无意识的幻想的存在。这些幻想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但它们是被锁死的,我们在平时并不会注意到它们;但当环境中有线索提醒了它们的存在时,它们就会渗入意识的王国。

荣格在他的书Memories, Dreams, Reflections中将这种感觉称之为“来自久远的已知”(recognition of immemorially known)。他认为这种现象证明了人类集体记忆的存在,有一些远古的记忆碎片被一代人一代人地传承下来,后来被个体的人类体验为Déjà vu。

根据脑科学研究,似曾相识的感觉可能有以下来源:

1. Déjà vu可能与无意识中的记忆碎片相关。

神经科学研究早已证明,视网膜有自己的通路可以把视觉信息传递到大脑,人们在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之前,就已经在脑中“登记”了眼前出现的图像或事物。在一个实验中,学生被要求观看电脑上以毫秒的速度闪过的陌生单词,结果他们却在无意识中记住了它们。

专门研究Déjà vu的学者Herman Sno提出:假如把我们的记忆储存过程比作全息摄影,图像由各种碎片组成,每个碎片都包含了重建图像必备的所有信息;碎片越小,重建的原始图像就会越模糊。

Déjà vu就像是通过视频监控中的模糊图像来分辨某人。“似曾相识” 的感觉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大脑中已经存在的记忆被激发了;只是那些原始情景仅仅以碎片化的方式储存在我们的脑海中,我们无法完整地提取它。

2. Déjà vu也可能与大脑中的“海马回”体有关。

MIT的研究认为Déjà vu和我们大脑中的一个部位相关。这个部位是负责储存长期记忆的“海马回”(hippocampus)。当我们遇到一个与过去的经历相似的情境时,脑内处理过去那段经历的神经元就有可能同时产生冲动。此时,海马回体会在记忆中寻找相似的经历,从而将现在的印象认为是发生过的。

有时,海马回还会发生“运行失误”,不小心将现在的感觉放入了记忆中,错将现在感觉当作曾经发生过的画面。比如,如果你在多年前读过安妮·莱斯的小说,你完全可能在第一次抵达新奥尔良时,就感觉自己曾经到过这里。

“当你仅仅是‘想象过’一件事时,在未来的某一刻,这个并未发生过的画面也有可能让你感到熟悉”,记忆的研究者Kathleen McDermott这样说。

学界对于Déjà vu的研究其实才刚刚开始,仍有许多未知存在,但这种未知的神秘性是极为重要的。它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有神性的时刻,正是这些时刻的存在“阻止了我们在生活中陷入平庸”——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