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三人五环]EP06-13

【EP06.洪荒之力少女】

【顾俊1996亚特兰大】

我们那时候还不是那么富裕,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包袱。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微信,没有这么快捷的沟通方式。在看到傅园慧这么多表情以后,我们觉得他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可以更张扬的去表现自己。在我们那个年代,我们还是有一些束缚,1996年羽毛球项目第二次进入奥运会,我们还是有一个冲金的愿望,我们获得了中国羽毛球队的第一块奥运会金牌,我们和他们毕竟还是有代沟的。如果我们生在这个年代,我们能不能这么张扬的放纵自己一次呢?我想我可能还是做不到,因为我是有压力和负担的。

不羡慕。因为我更羡慕我自己曾经拥有的青春,我们那一代走过的道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但是我还是为她的知足而感到开心,对运动员来说,虽然我们注重结果,但是这个过程已经给了她很大的快乐。

其实我一直认为奥运村是个“精神病院”,因为每一天,每一个团部都会有一个统计金牌的数字,我们运动员的食堂是24小时开放的,在这个食堂里面,我们就能看到有的人哭,有的人笑,就像精神病院一样。


【王奇评论】

我也不羡慕这一代,我还是觉得奥林匹克应该是一种特别伟大的体育荣誉。我最近看到两件事,因为射击的新规则,一个射击队的90后小伙子小组就被淘汰了,然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淘汰就淘汰了,这就是路边的野花。就是说我可能会在行进过程中看到很多野花,世界锦标赛、世界杯我都拿了好成绩了,奥运会可能就是另一个野花,我没拿到,我就再继续往前走,我再摘别的野花。我觉得这就有点装,我觉得奥林匹克还是一个运动员在体育生涯中的一个大的追求。

但是傅园慧好在什么地方呢?她没有组织、设计过这些词,她刚从泳池中上来,还气喘吁吁的,还流着水,话筒就递上来了,所以她那个时候完全是真性情的表露。


【EP07.颜值与商业价值】

【现代体育传播的颜值趋向】

因为年轻人的话语权在增加。过去年轻人也很关注颜值,但是他们的话语权没有那么高。过去话语权掌握在较严肃的一方手中,谈体育就是谈体育,关注颜值会显得很不专业。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人人都成为自媒体,颜值理所应当就成了年轻人最关心的一个话题。体育嘛,就是那么回事,就像吃饭一样,不在乎吃什么饭,而在于跟谁一块吃饭。


【金妍儿】

在2012年冬奥会,金妍儿拿到冠军,韩国的汉阳大学体育产业市场营销中心发表一个结论,说金妍儿一个人所引发的经济效益达到了5235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16亿人民币。根据当时的一个数据统计,她一个人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占到整个韩国体育代表团价值的87%。


【颜值的干扰】

商业跟体育之间的关系大家一直在争论。要没商业化,可能奥运会都办不下来。有很多的体育项目,像足球能够变成一个全世界都在关注的体育运动,恰恰在于他们背后有一些像福勒这样的人,他们在把这个体育项目开发成一个巨大的产业。所以,这两者是绝对分不了的,就像揉面的时候,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是一个动态的关系。

对于那些小鲜肉们来说,如果没有“绝世武功”,你又恰巧被推上了“武林盟主”的地位,你是不是会觉得挺尴尬?


【EP08.奥运背后的幽默本色】

【谐星的流行】

现在是一个“牛二”的时代,不“二”不牛。“二”在一般人的理解当中,就是不太正经,就是不太按常理出牌,而且这种不按常理出牌,他不是说有意的,他就是本来如此。你颜值不高你就不能牛,但是又一个分支就是要“二”一点。

互联网的传播导致信息的供需双方更加平等了,舞台和下面之间的边界在消失。媒体也是如此,过去,我们是媒体,你们是观众,划分得很清楚。现在观众也是媒体内容的一部分,你也要加入到观众的行列里头,大家打成一片那才是热闹。


【弄臣】

在一位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的作品《人类简史》中,就谈到了为什么我们需要幽默感。因为人类或者灵长类动物全都是社交动物。那么这种“犯二”的行为,其实在社交过程中释放善意。再比如,古希腊的国王、领主们在进行谈判的时候,都会请小丑来表演,就是为了显示双方要建立友好的关系。

“弄臣”在西方的宫廷里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都玩过扑克牌。扑克牌的K是king,Q是queen,也就是是国王、王后,但最大的牌不是king,而是JOKER。他就是小丑,那是宫廷里头最大的官。他能够跟国王开玩笑,能够把氛围搞得特别的活跃。他是一个润滑剂。甚至国王犯错误的时候,他不同意你的观点的时候,他会用一个非常柔软的、很友好的语言和姿态把这个尴尬的气氛给释放了。


【EP09.独乐乐与众乐乐】

讲乒乓球的“养狼计划”,无甚有趣观点,略。


【EP10.五环旗下的五座城】

总体是几位嘉宾谈谈对某几届奥运的主办城市的感想,白岩松的一段比较有趣。

【白岩松】

有钱没钱,跳舞过年”,有钱没钱,奥运会都可以让你像过年一样。巴西开创了一种巴西模式,不也挺棒的吗?

巴西经济面临的问题很多,像它的烂尾楼也比较多,而且这次奥运会有一个纪念品的流行,代表着巴西现在普通人面临的那种经济压力,就是它的纪念品商店的销售一般,但是所有的巴西人去现场看比赛的时候,都会花13枚雷亚尔(折合人民币26元),买一杯啤酒,为的是留下那个杯子。他们觉得用13块钱买一杯啤酒不但能喝啤酒,还能留下这个纪念品,比买其他纪念品便宜多了。所以在里约屡屡出现这样的故事,“来一杯啤酒请不用倒啤酒”,或者买啤酒之后问下一个人“你要啤酒吗?”,他为的是留那个纪念品的杯子。我觉得这个小细节最能代表此时巴西国家和普通人所面临的生活表现,但是脸上看不出来,大家依然在开心着。

我觉得我在贫民区里头见到的是生活和正常的日子,我觉得希望就在这里滋生着和成长着。

我进贫民区之后就会发现,这就是一个没有那么好规划,环境一般的小区,整个里约600万人,其中有200万人住在里约大大小小超过700个贫民区里头,这就是他们正常的日子。可能我们把它完全跟毒品、暴力等等的情况联系起来,其实这依然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你想想他200万人生活在这里,所以我觉得贫民区就是三分之一里约人正常的日子。


【EP11.扶不起的三大球】

【为何三大球的地位如此高】

因为它是团队集体项目,都是要通过一些器械、器具相互配合形成的一种团队的集体运动。我觉得田径、游泳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基础运动水平,而以三大球为例的团队集体运动,它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体育能够达到的组合之后的一个高度。

游泳项目是一个体现个人能力的项目,只要我自己做好了,我就能展现(实力)。足球、篮球、排球都需要队员互相配合。


【职业联赛】

这是一个所谓的俱乐部和国家队之间的矛盾,或者说三大球运动当中,以国家、地区为单位的国际竞技和以商业利益为目的的职业俱乐部之间的不同体系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其实是非常非常难以调和的。而中国是在国家队水平没有提高的时候,很被动的进入到了一个伪市场化的阶段,这样导致以前举国体制或者说以前有体校这样一个大众普及的基础。而现在,你从市场方面获得的只是钱,而不是各种社会资源配套形成的一种营养体系,就导致它变得很畸形。

你指望一个国家队的成功,指望联赛来承担这个任务是一个错误的认识。英超搞得那么好,英格兰队还是欧洲的一个二流队,而且越来越二流。这当中的矛盾在哪?就是职业联赛真正的基础在哪?在于家庭和校园,在于最扎实的青训。如果你一切都指望市场化来完成这些,不可能。职业俱乐部根本不去关心有没有青少年,周边这些学校是不是小孩都在打篮球和踢足球。

全球的各种足球俱乐部,95%以上是亏损的,而且绝大部分足球俱乐部其实是一种社会公众性的机构,它代表了这座城市或者某些地区、人群共同的向往,所以当地的球迷会觉得不管谁买了这个俱乐部,这个俱乐部仍然在情感上是属于我的,我希望看到我们自己城市的这些少年能够在自己的俱乐部当中有所表现。如果要把一些球队给中国青少年去练兵的话,已经违背了这个俱乐部存在的根基。


【EP12.奥林匹克的“绝代双骄”】

菲尔普斯与博尔特

【游泳和田径的商业推广】

这两个运动项目的商业推广不太好做。现在所有的商业运作跟媒体以及传播方面结合得非常紧密。之所以职业运动团队比较好传播,是因为他周围基数会不断滚动进行曝光,这样一来跟媒体商业品牌的曝光结合非常合适。游泳跟田径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运动项目,保留了很传统的奥林匹克运动的一些精神,就是为了跑得更快、跳得更高、游得更快、游得更远,它真正符合体育运动员的核心意义,但选它去附着其他的传播属性、商业属性未必完全合适。


【EP13.我和我追逐的梦】

刘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