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结婚了?]笔记和简短碎碎念

日式情感鸡汤,当初是被封底的话吸引了(摘抄最后一段),虽然明知不会有多少干货,还是为了这段话去买了书看看。话并不能说多精妙,甚至有文字里吹毛求疵之感,只是这样平和的说出这种有些刻薄的话(笑),非常日式难得。

全文读完没有费多久,相应也没有多少收货,如果看惯微博一些情感账号的段子,更会觉不过尔尔。尤其翻到了最后,发现作者竟然……又一次结婚了。大笑。

只能说书的可贵在于,她能这样正式地出版,在东亚的土地上,在纸媒上对这种生活方式表示了理解包容,并为在二者之间摇摆的女性做了一个还算条理的分析和预警。别看网上呐喊热烈大城市里似乎也不乏自由惬意的女性,现实总没有这么善意。



以下笔记:


结婚就是这样一种感觉,虽然有不自由的地方,但是也有自己参与其中的那份责任感和充实感,以及由此带来的人与人之间的连带感和信任关系。


红线不止一根,就算断了也还能拉另一根过来,我认为这就是二十多岁的恋爱。

当然,也有人在二十多岁时经历过心无杂念的爱情和不经盘算的婚姻。那种人一定是在某方面具有优势,比如拥有不必为生活操劳的单纯的心,以及不惜牺牲自我的奉献精神等等。

可是我想大部分人都没有这样的优势,都是胆小而怯懦的。婚姻就是想和同样弱小的另一半一起合力生存下去。这是一件非常普通非常自然,而且能让自己变强大的事。


有能力和固定对象保持长久稳定关系的是非恋爱体质的人。恋爱体质的人即使和喜欢的人如愿结婚,一旦两人的关系发生不愉快,便又开始憧憬甜美的爱情蛋糕,他们不再好好吃饭,变得只是一味摄取那些没用的卡路里。如果不下决心做些改变,身体和心灵迟早会受到伤害。


年轻漂亮,对公司的指示言听计从,笑靥如花地端茶倒酒的女孩子虽受欢迎,但她们毕竟不是高级机器人,迟早也会老去。经济景气的年头,公司不会无故辞掉不再年轻可爱的女人,但还是会拍着她们的肩膀轻声说“还是结婚辞职回家幸福啊”,一边又不断地雇佣年轻漂亮又可爱的女员工。


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在外人看来就是守护自我的防空洞。


年长的已婚男人是已经成形的男人,同龄的男友还只是个半成品。

在已经成形的房子和今后不得不靠自己的汗水搭建的一堆木材面前,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已婚男人希望从情人那里得到的是“恋爱的乐趣”,绝非“平稳的安乐”。


下辈子的说法正是自鸣得意之处,潜台词是这辈子想结婚,还意味着事到如今离婚恐怕得不到太大的好处。


说得粗鲁点,要想让周围的人一直对你感兴趣(也可以说成为话题焦点),那就别结婚。如此一来,人们有事没事就会问你“你结婚了吗”。


可归根到底,“世界上大多数人还是会结婚”。


我学会了把结婚时对丈夫一个人的要求分散开来。这对一个人的生活来说是非常有效的。

这样做着做着,有时候朋友就变成了熟人,而熟人也会变成朋友。我也会变成别人的朋友或熟人。


每次去参加别人的婚礼时我都会想,“祝你幸福”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过去就不幸福了吗?再说了,人就非得幸福不可吗?就算稍微有些不幸,那也没什么嘛。

不过还是要恭喜那些结了婚的人,祝他们一直都能相处得很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