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平衡点

自我梳理用。听《恋爱小说》这专时看到一段讨论,更觉自己爱得其实挺肤浅,很多事情都不上心。

【作词作曲一直都是藤田麻衣子自己,只是编曲者一直在变。我觉得maiko并没变太多,其实早期她的歌也有很多别人编曲的,像恋に落ちて、あなたは幸せになる等都挺有名的,只是steve编曲的命运之人、水风船等更出名,所以有人觉得变了很多吧……

我对麻衣子这些改变还是很喜欢的,我更想知道为啥和steve的合作变少了,貌似最后一次合作就是那是それでも私は那首了,也是这些年最喜欢的歌。

我最喜欢的maiko的歌也大多是steve编曲…总结起来好像绯欠“苦情歌”大多steve编曲,绯欠“治愈系”大多时乘浩一郎编曲,这两人现在都不给maiko编曲了,不知是不是因为绯欠的缘故?另外之前在贴吧看到有人说最近经常和maiko合编曲的ikoman是她的经纪人,现在逐渐尝试自己编曲,以后更难看到steve了。one way是maiko主流出道第一张专辑,听得出她为这首主打歌花了不少心思,最近的歌最喜欢这首~感觉one way的前奏真有点steve编曲的感觉,特地看了是maiko自己编曲,可能那时自己还有点放不开,现在是越来越有自己风格了…虽然怀念steve和时乘,但是也希望maiko自己摸索着越来越好吧。】

不确定地去看了看对于“主流出道”的解释,没有专有名词的释义,看应用和自己理解的不差,就想了想麻衣子走这条大路之后她的转变和让我产生的情感变化。

《one way》之前的两张单曲其实风格上已经往主流靠,也是那时候开始疑惑。作为她的大部分专辑没有购买的粉丝(大概也就是比BP好那么一点点吧……),这样的选择对我少了几首能戳中心的歌,对她意味着可以有更多的资源做喜欢的音乐,被更多人认识她的好,相较之下一点都不坏。哪怕以后变成了路人,我都希望她能更好。

我关心的是为何这样之后她的歌对我的吸引力就少了。

如果随便用一个“大众是媚俗庸俗的”来解释,那自己就和轻视着的那些人,那些说着“古风/民谣/摇滚就是小众大众不懂得欣赏美”的人没有两样。(这是一个地图炮,不把自己划出受误伤并不负责,贵圈们这样的人占主体,被如此评论并不算污水。)

这两天想到的合理解释是——我感到这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自己适用——要讨好大众主流,需要取一个平衡点,便是你喜欢A我喜欢B她喜欢C,而这首歌里面有的D能将每一样都收入几分。这样合成的歌曲,有些喜欢A的并不觉得BC的存在影响了歌曲给其一如既往的感觉,或者是发现同时掺了BC似乎也不坏能有新的体验,有些喜欢A的就喜欢A占有多么高的比重而BC势必降低了A的存在,于是歌手对其而言逐渐变成熟悉的陌生人了吧。

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喜欢吃什么,但放到火锅里时,那个食材未必就依然迷人了。

而我不巧是最后一种。虽然做音乐的说过并没有所谓的ACG风格的日音,然在给人的听感上,为ACG类制作的很多歌曲,和JPOP在细微处是有着不同的,就差那么一些细碎的地方,歌曲对我就从“触动”变成了“好听但听一遍就够”。

看上面的讨论,编曲也有很大的作用。词曲是皮与骨,编曲则是化妆师吧,让一首歌呈现不同的风貌。难说哪一项更重要,但麻衣子之前合作频繁的两位,让我听到了想听到的麻衣子吧。翻回前听老歌倒是总能常听常新。虽然看歌词时,和自己的理解不会有任何沾边的结果总让我沮丧,那么我从她声音里听到的是什么呢,有多少真的是她的感情,有多少是我的臆想情愿。这样想来是有些沮丧的。

但我不想说麻衣子写的那些都市女子情感一点不适合曲子。虽然竭力做一个粗暴定论似乎有些进入另一种为了求正确而正确的偏颇,我还是乐于让自己保持这种的不自信。

我另外深深喜欢的歌手,写心路历程,写情感,只是恰好因为自己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感同身受。那对那些在都市分离挣扎的白领,这样的曲子这样的歌词,也是很打动她们的吧。

我很高兴遇见麻衣子,她的歌(或者说是基于她曲子的编曲,笑)让我在聆听时可以漫无边际幻想,而AYU的歌则让我的心灵颤动到不敢正视自己,或是仅仅看着她专注歌唱时脑海浮现那些歌词就能泪流满面。

都是不可替代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