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还是聊天

贴过来倒不是炫耀,只是好玩,想想以后生疏了要翻记录这边方便得多,私信一点一点往上实在要命,我们又老忘了QQ的存在。可能有雷点,所以不小心看到请慎入慎入慎入。



徐家汇公园,就是养了几对黑天鹅的那个公园,每个周末都有无数熊孩子伸着手要喂黑天鹅生菜叶子。那里饭店还有做素马卡龙。

成功了吗?

成功了啊,天鹅吃得很欢。

还有人拍照,一个黑天鹅在满是生菜叶子的水里有什么好拍的……

红红火火这个画面

你别说黑天鹅们很聪明的,每次只过去一只或者一对儿,其他几对就在岸边优雅,等外出讨吃的的那对回来它们别的再去一对。

他们的邻居还包括一堆在天晴时候就上岸晒盖儿的乌龟。和总是蹑手蹑脚靠近感觉很想吃它们但是又打不过天鹅的猫

猫吃鹅……?

猫很爱捕猎的啊,而且也很好奇。

没人要喂它吗,可怜

猫是即使吃饱了也要搞出点事儿的残酷物种……所以它才这么像女人【



我跟你讲,世界上永远都不缺会说片儿汤话的人,无论这人站在MZZY一方,还是站在ZZFJ一方

不要根据YSXT去看待文字和思想,除非你认识这个人,否则下了微博去了网线,高举MZ大旗的说不定在开D会,高呼GC主义的说不定在倒卖国家机密

文字其实一点纯洁性都没有=。=作为每次写东西时候看起来抑郁寂寞其实内心幸福平静充满了想吃肉的喜悦的我

=。=你是超然洒脱的

因为我是一个唯物主义的GC主义者(喂

我每次苦逼都是真苦逼=。=

实际上我觉得刀剑这个游戏一定是要给D员企划的。你想,刀们战斗的对象,其实是历史虚无主义论……(喂

其实我就是没有信仰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被我骗了。严格来说我是 自然多神论者,也就是相信万物有灵的人【

我突然想到,其实应该有一种文体,叫豆瓣体Z论。下面是“一。 我的朋友A,是个……的姑娘。”豆瓣上人想表达什么事儿,必须得描写出一个人,但是我其实特别想看干巴巴但是语言精辟的议论文……

关键还在于“武器”这个概念,我觉得没必要非得给武器套个标签,和平啊战争啊血腥啊温情啊什么的

武器就是人用诸于武的物,一个物件没必要赋予太多的人为的意义,即使它被拟人了,那么它所应该有的人类的情感,也不会是完全偏激的,它可能会累,会吃饭喝水,会嫌弃菜做咸了淡了什么的

工具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所以被刻意扭曲或者定义的话,大概也会有点悲伤吧

(所以不能OOC啊)

理智上让老家伙们自己谈恋爱内部分配比跟小丫头谈恋爱更合情理,情感上我又不想看耽美【【

从暧昧角度来讲,我觉得还是跟小丫头谈恋爱好些……毕竟作为刀剑来说,他们每次杀人也不会去杀手无寸铁的人。打架对象也是刀,怎么可能还能对刀喜欢得起来……就像一支足球队里前锋跟守门员关系没法很好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