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书店里的影像诗]小笔记

短纪录片,40集每集3-4分钟,采访台湾的独立书店。B站观看地址点这里

独立这两个词很值得玩味,原想有什么书店是不独立的,只是为了刻意与新华书店相区分吗,后来懂得了各种出版审核,看着书店里各种鸡汤成功学书籍的宣传推广,才觉得独立两个字更加难得可贵,也始终是一种空想的理想。

题外话说,虽然品味各异,但我无法抛弃对看鸡汤成功学书籍的鄙夷,当然抛开这一面,读那些书的人再其他方面也很可爱,也不会入网络上有不和便拉黑取关,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们换一个话题就好(笑)。

***

水准书局,店主老爷爷喜欢跟人聊天,大多书打六七折。“不聊天在板凳上坐四十多年会郁郁寡欢。”“这本书你看了三年内部去京都我给你包机票。”“你很漂亮啊,五月天看到你会为你唱歌的,那首《我为你歌唱》。”四分钟不到,够让人喜欢上这家书店想去了。

阿维的书店,开了十九年。“只要还有钱赚,哪怕不多我也继续开着。我打算十九年开个感恩演唱会,你买多少的演唱会门票,我就送你多少的书券。”

人文书舍,店主拿出一本黄旧老书,说我保存了三十年了,你看每一页都有钢笔做的笔记,看书的人是在抗战时买的啊,我实在是五体投地。书店开了四十年,看老爷爷给那些破损的书重新贴上封皮,装订,一下子眼眶红了。

古今书廊,店主夫妇跑去回收厂,和处理的机器赛跑,从被当废纸卖的纸堆中找出认为值得保存的书,一去常常两个小时。之后再擦拭除尘,重新上架。回收厂的人也会招呼,这一堆你要不要也看一看?老板说,书有自己的味道。还说可能以后的人都不知道书是什么了,以为就是电脑上查的叫书。

书酷二手英文书店,满满的童书立体书。店主夫妇说能陪孩子的时光一下子就过去,现在每天和小孩打交道也是理想的生活。当小孩长大后再翻起这些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父母。想了想,一套四册的365夜是母上陪着读完的,说是每天一个故事却不少连载,总要一次看过三四篇才罢休。特定的书就像特定的音乐一样,代表一段时光一段回忆。店主还说立体书非常有趣,但要够便宜,才能快速地传播出去。非常体贴又理想的话。

新手书店,店里就摆一百本书,你一眼就能都看过去,喜欢的就买,不买就不买,但不买你也会有印象。店主说就要挑在好卖与难卖之间的书,给新手们。这里的东西不会让你有答案,而是更多问题。“有个人他每天有固定时间过来,也不买书,就在门口吃葱油饼,久了我们聊天。我觉得书店就是这样,哪怕不卖书,它也有存在的意义。我让这个空间跟城市share。”

zeeland travel books,店主说开书店像是为了抓住这最后一个会开书店的世代的感觉。

茉莉二手书店,用经营新书店的方法来经营二手书店。找了专门的设计师,建了厕所(让你可以好好地看完一本书)。推出电子自助服务时挣扎过,失去了很多和客人交谈的机会,比如从他们口中学习到某本书。可经营就是有得有失,体量得到失去的做选择。

旧香居。老板恋物,收集了很多旧物旧书,说现在想想死去也没有遗憾,就是还会思考怎么把那些东西传下去。做些什么总比人家在那空喊口号让你们来读书得好。寻找旧书像打猎,追逐的过程最后得到,放入书架又开始另外一个猎程。激动而享受的女老板。

荒野梦二书店,有一个木书柜,是店主的藏书。这里的书如果有标价,你喜欢,就可以带走,可是木书柜里的,你喜欢,抱歉那是店主的。家里不摆书柜,等于把自己的书房和店结合在一起。关于店名,梦二十因为喜欢这个词,可以有很多想象,荒野是因为妻子喜欢哈尔的移动城堡中的荒野女巫,也觉得这个词语可以给人很多想象。店里还卖文具,因为妻子的梦想是开一家文具店。现在开始做小杂志。

鱼丽人文主题书店,没有讲什么书的故事,倒是讲吃。店员来来去去很多人,有被强暴的女性,有未婚生子的女性,书店给了她们当时一个休憩的场所。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四会做饭菜去送给看守所的被关押人员。好坏不评,只私心觉得这偏离主题了。作为收尾集,略失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