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你的歌声我听到了

微博有盘点去年的十大现场,第一是谭维维《乌兰巴托的夜》。试听可以走这里:点我

初听只是觉得震撼,感慨她的功力多年越发身后,再听泪崩。超女那年记得她时常会提及亲人,有人感动有人围攻这样打亲情牌,可是等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失去,再听她唱才相信无论说多少次,里面的真意不会被消耗啊。长久她在心中是技术流,有想法但没有了解欲望,现在觉得有契机让我去试试感受了。

当年比赛某一场,她唱《海市蜃楼》,开唱前问我可以脱了鞋子唱歌吗,允许后便赤脚站着唱那首歌,歌声辽阔,与其他选手的流行歌曲完全不同的大气象,从中真的看到天地宽广,风舞沙扬,旅人朝着心中圣地眼前幻境前行。那首歌成了那一季比赛最喜欢的歌曲,反反复复听了好多年。

回想起来了拿两首歌对比,同样有普通歌手难以企及的高音,有炫技,但大概因为前者有更多感情的体悟,高超的技术加上走心,没有理由不动容,感同身受落泪悲伤都是自然而然吧。

评论里有说到原版,对左小祖咒印象实在不好没有补,去听了杭盖的原版,是宁静的夜晚我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感受醉酒的惬意,在这一版里有这样迥异的内涵改变,让人惊讶又感慨音乐的无穷性。伴奏时的低吟和长调,在那一刻如同风的应和,愿你的泪水渐干,在流动中看到灵魂的远去方向。

想了想对歌手的定位。她似乎一直不太讨好。当年参赛说是和无名者们抢镜头,唱难度歌被说炫技,之后的专辑常常剑走偏锋,至多小有口碑始终不能大红大紫,在多个圈子打转。无法猜测她的内心感受,也不知道她这样是否快乐,但是能够做这么多种不同的音乐,不论结果舆论,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享受快乐的吧。若心有不甘,还能越战越勇吧。

大嗓门又如何,炫技又如何,她一旦走心,没有其他人的位置。

然后去补了《鱼鸟之恋》,天哪,这……说调情或者赤裸裸的挑逗都太轻了,就是十足的燃情燃情艳情,这鱼是赛壬在引诱,透过歌声我都想上前拥抱她,台上合作的几位男性你们真的那时候没有心跳加速吗。还有《给你一点颜色》,听得酣畅淋漓,也高兴民间艺术与摇滚两相结合的亮相,虽然歌词闹出了一些风波,也已经做了妥善处理并道歉,比之某些厚颜之人坦率值得的原谅得多。

年底很惊喜听到这首歌,愿你未来道路漫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