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吉祥如意]笔记整理

全书名《吉祥如意:浙江绍兴翰越堂藏古代艺术品精粹》,文物出版社2013年版。个人笔记,不保证转述完全的准确性,如使用请慎重。

***

原始吉祥图案的出现远早于文字记录,河姆渡文化已出现了双鸟朝阳图案,并且是刻在象牙之上,不仅是装饰也是越族鸟图腾崇拜的表现。此后的双凤朝阳就是随着鸟图腾的神化而演绎出来的。

也有一些图案以“凶恶”形象寓吉祥意义,如良渚文化中的玉琮,在四面刻有呲牙利爪的兽面纹,商州青铜器上的饕餮纹可能就源于此,凶猛的怪兽鬼神俱惊,可祛除不详以达吉祥如意。

春秋战国时吉祥纹饰已较多样,有龙,凤,龙凤呈祥,铺兽,鼠,鹿,虎,猿,形象较夸张,带有《山海经》的诡异。此时四灵纹尚在变化之中,《礼记》载四灵为麟,凤,龟,龙。上述如鼠不但长寿还能卜凶吉;《抱朴子》中载白鹿寿千岁满五百岁色纯;猕猴寿八百变为猿,猿五百岁变为玃(音觉),玃寿千岁。

汉初无为而治,道家之术风行,多吉语,祥瑞和神仙图像。纹饰有西王母与东王公,三足乌与九尾狐,日月同辉,四神,龙,虎(白虎是长寿象征,和麟一样只有君王实行仁政时才会出现),辟邪,天禄(二者不但是祛除鬼魅的瑞兽,)鹤,鹿,羊,羽人,神荼郁垒,方相氏(专门打鬼),材官蹶张(大力凶猛可以御凶压邪),虎吃女魃等等呈祥或辟邪或二者兼具。西王母因有不死药和蟠桃树,祝寿故事往往与之有关。此时四灵定型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唐代吉祥纹有两个重要特征,一是受外来文化影响明显,典型是海兽葡萄纹镜(由西亚狮子演化而来);二是佛教成为吉祥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吉祥植物(宝莲花,菩提树,唐草纹)增添,佛陀之子圣童摩喝罗与中国传统祈子文化相结合,出现了许多婴戏纹。喜鹊出现了,如今是吉祥文化中最重要禽鸟。

两宋吉祥图案特点是比较写实,花鸟图案同唐代多而吉祥,然喜好成对出现,典型双鱼纹。最具意义的是出现了许多散点布局而相互关联的吉祥物组成的吉祥画面,如将龟,鹤,寿星组合在一个画面。

明清吉祥纹样充斥于生活各个方面,与工艺美术和经济文化发展有关,如瓷器,青花五彩并非肇始明代,但明代优质白瓷催化了彩绘瓷的大发展,清代珐琅彩,粉彩,浅绛彩等更是锦上添花。

两朝特色在于:一,官民有别,官样表现程式化,如官窑瓷器即便次品也不能流向民间。二,纹有所依,相关吉祥纹饰集谱出现了,如《十竹斋笺谱》卷四。三,专题吉祥画年画由专门地区和专业人员制作,雅俗共赏。四,内容上明代偏重道教,清代崇信佛教。

总结吉祥纹样大致来自以下几个方面:图腾演变,神话传说,历史典故,道释文化,谐音取意,象征隐喻。

***

以下是一些零碎笔记:

各元素意义:兔子和“吐子”谐音。柿子,如意,鹌鹑,菊花,寓意“事事如意,安居(鹌鹑,菊花)太平,和合如意”。玉兰,海棠,“玉堂富贵”。

太平(瓶)有象。图为掐丝珐琅制。象耳瓶也有此寓意。

掐丝珐琅立鹤香薰。

银胎烧蓝嵌玉琮式瓶。浮雕八卦纹,作为调和天地万物的神圣图案,有明显纳福祈祥寓意。

铜雕鹿衔桃烛台,底座上有灵芝,仙鹤,连同主体寓意“鹤鹿同春,松鹤延年”。

豆青釉龙纹。

素三彩肇始于明代,因所用色彩少红色名之,康熙时为此工艺鼎盛期。

天蓝釉创烧于康熙年间,康雍乾三朝制品均为官窑。三多纹一般绘佛手,寿桃,石榴,多福多寿多男子。乾隆时改佛手为荔枝纹,与利谐音(利禄多),则为寿多,禄多,福多。也有称此图案为连中三元。

蝙蝠以延绵不断的缠枝莲纹包围,寓“福迭连绵”之意。

黄地粉彩堆贴博古纹瓶。瓶身平面图。

百宝花卉盆景,碧玉叶,红玛瑙、白玉花蕾,红、白玛瑙和白玉花朵。花盆掐丝珐琅。

喜上眉梢玉臂搁。

竹嵌宝(和田玉,寿山石)蝶恋花纹臂搁。

蝉形歙砚。一鸣惊人,垂緌饮清露,清高被文人世子视为吉祥。蜕蛹新生,红山文化就视为吉祥玉器配饰,汉代更作为防腐和重生将玉婵含于死者口中。

鹭鸟附于莲蓬边,一路清廉。三支戟,平升三级。戟,磬,吉庆平安。

套料,康熙年间出现玻璃工艺,乾隆时最出色。在玻璃胎上套满与胎色不同的另一色玻璃,之后在外层上雕琢花纹。

玉一把莲如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