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浙博典藏]《槁木奇功》笔记

书系全名为《浙江省博物馆典藏大系》,浙江古籍出版社,这一本为《《槁木奇功》》,基于博物馆藏品的历史介绍。

(藏品在武林馆,非常非常美丽,推荐参观)

全部阅读完毕后会做目录索引。

因笔记摘抄可能会有断章取义处,如有错误责任在剪裁者我,与原作者无关,但也请引用学习慎重,最佳还是阅读原书籍。(毕竟原书可是有藏品的图片啊,不看图怎么领会器物之美~)

***

浙江的漆器在两宋时期技艺达到了很高水平,官方民间生产上都具有一定规模。宋代髹(音修)漆工艺主要体现在金漆,犀皮,螺钿,雕漆四种工艺手法上,浙江主要是金漆,一色漆和雕漆三种工艺。

制作一般为制胎,施漆灰,髤漆(素髤,描金,堆漆,雕漆,彩绘等),打磨抛光,温室烘烤等工序。

温州漆器以金粉作为装饰,主要品种为戗金和描金。戗金是在素漆(朱色或黑色漆)上,以针刻画出花纹,或山水树石,或亭台屋宇,或人物故事,然后再在刻纹中上漆后再填以金粉。漆器戗金工艺明确记载始于元代,后经考古发现填补了漆器工艺史的空白,肯定了温州在宋代作为制漆中心的地位。

描金是用金粉在漆器上绘画纹样,亦称泥金。日本称之为“莳绘”。泥金工艺最早可追溯至商周,做法是将金箔放在瓷釉光滑的碟子里,内调广浇水,用手指在里面画圈研磨,直到胶水干凝研磨不动时再沏入开水。待胶质化水,金粉沉底,将胶质和水一同倒出。这样三次,才可将研磨极细的金粉晒干刮出,入细箩待用。

用丝棉蘸金粉,上在打金胶漆的器物上,耗费较大,一般九张金箔的金,上到器物上,只能得到一张金箔的面积。贴金,上金,泥金,一贴,三上,九泥,效果也依次递加。宁波漆器制造有泥金彩漆方法,以被漆物的花纹凹凸之别,分为沉花,平花和浮花。

一色漆光素无纹,没有任何装饰花纹,通体一色或表里异色,一般为民用器的生活用器皿。宋代时胎体以薄木胎制成,所以大都胎薄体轻,造型简洁大方,漆色光亮,方便实用。且宋代许多一色漆器在器外壁或底都以朱漆写有铭文,说明制作地点。

杭州漆器以一色漆为主,有灰质坚密,光泽莹澈者,也有灰质疏松,漆色晦暗的,可能是与实用品或殉葬品有关。

雕漆通称剔红,是漆雕总称。是在木胎或金属胎上,层层髤漆,达到一定厚度后再在漆上雕刻花纹图案。根据漆的颜色,分为剔黄,剔红,剔黑,剔绿,剔彩和剔犀等。红犀最常见。剔红是纯朱色漆上施雕,剔犀是红黑黄等各色相间涂抹,再在漆曾上雕出花纹。

北宋时温州还出现立粉工艺,王世襄先生称为识文,是堆漆一种,漆灰堆作阳线花纹或平地堆作阴线花纹,花纹无漆地同一色,表面不髤色漆。在这些花纹上屑金,泥金或打金胶上金和贴金可称为“识文描金”。

剔犀作为雕漆一种,又有相对独立性,日本称之为屈轮。常见纹样是云钩纹,回文,绦环等。

元代髤漆工艺成就最大是雕漆。永乐雕漆气风格一脉相承,堆朱厚,往往多至百层,雕者施刀后,加以仔细磨光,以使轮廓浑圆,甚至起浮雕效果,被视为明代工艺一项巨大成就。

清代漆器较为世俗化,且在民间日用器皿直接上漆为主。一大特点是多重工艺综合运用,使一件器物上具有两种或以上漆工艺。

朱金木雕归入漆器而非雕刻是因其三分雕,七分漆,装饰效果主要来自漆,雕刻并不十分精细。表现形式以浮雕为主。

宁波漆器,髤漆家具从工艺分类,主要有一色漆,描金,堆漆,朱金木雕,骨木镶嵌。温州漆器最常见是描漆,描油类漆器(油多为桐油,代漆调制颜料)。宁波传统工艺“三金”为金银彩绣,米金彩漆,朱金木雕。

古琴又称漆琴,是髤漆乐器。古琴木胎多用桐木(松软而轻,发音清脆透彻醇厚),梓木为背板(纹理紧密,坚硬沉重,使琴体不易变形,面板发音得到良好回射)。古琴表面漆和木胎之间,有一层很重要的灰胎,最常见是鹿角灰(公认最佳),瓦灰,八宝灰(宝石粉末调和生漆),使琴面可经长久磨损,兼具传音。

琴表面因风化和弹奏振动会形成断纹,有蛇腹断,流水断,牛毛断,梅花断,冰纹断,龙鳞断,龟纹断等,作为文物佐证,增加美观,也使古琴声音更加松透古雅。

馆藏古琴名,唐琴:彩凤鸣岐,谷应,来凰,秋鸿,春雷秋籁。宋琴大多无款,馆藏有名号的是号钟,韵雪,疏影。比之唐琴浑圆,光鲜,造型多样,宋琴更加具有苍古美。唐琴共鸣较大,能奏钟磬音,丝弦产生金属音效果,宋琴则低沉浑厚。

馆藏明清民国琴:风鹤,大成,玉壶,飞龙,滟澦仙舟(清),登涉良俦(民国)。著作《琴学丛书》。

***

下面是一些图和其他器物名人名杂记。


卢栋,字葵生,《桥西杂记》载扬州以其家所制漆砂砚最精。卢传世作品以各式漆砂砚,砚匣和文具盒最多,其次有笔筒,笔匣,镇纸,臂搁,执壶和琵琶等。

火炉架即火炉支架,和清油灯盏一样是红妆中要紧嫁妆,因灯火相续是世俗人家最大祈求,灯为男丁之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压绷石是绣花时通过重力的作用而使布紧绷便于绣花的工具,也可装点闺房用。

和合为新郎新娘盛放床头果用具,有婚配和睦,和好之意,完全对称上下两半,严密扣在一起,既暗喻夫妻之事的甜蜜和睦,也象征着家庭生活的幸福美满。

来往于男女两家的贴盒,是婚姻六礼的见证,小巧便于媒人携带。内里盛放新人生辰八字,奁目,平安符用具。

剔犀牡丹纹镜奁

百宝嵌红木屏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