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幸运值

和J姑娘相识缘于学得快让我哭泣的金融课程。稀里糊涂跟着同学蹭听她的友情解说,之后一起去吃饭,搭上了话。很平凡的开头有无数的恰好铺垫,想来是我用尽了这一年的幸运值才拥有的,很值得,很庆幸。

今天应该是走前最后一次见面,以一直没能成行的下午茶开场,还是她主动问起我这念想是否有实现。与她交流的珍贵之处在于,每一次会不自觉地变成双向治愈。相谈中的抱怨,回忆,思考,各个环节两个人都能有同样的篇幅倾诉,没有刻意留心,形成自然而然。最后未必有一个明朗的答案,但这过程不会成为对彼此的消耗。

J姑娘时常让我感叹。谦和有礼却无距离,端庄落落又不乏可爱,包容宽厚仍不失洞察立场。明明兴趣爱好少有交集,思维话题接洽却无碍。从她处学得太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