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不算什么评]sixxxxxx

舞曲摇滚都棒。听到第一首的瞬间就是,啊啊好像又遇见了几年前的你。哪怕是修出来的也太好了(笑,不是黑啊毕竟嗓子损了是事实)。

sorrow这首……太太太太明晰的她的风格了。细听音色换气方式确实还是回不到过去了可是还是驾驭得这么好。shape of love也是典型的步式抒情,难怪虾米上一片好评回归本质。豆瓣上有人给sorrow的歌词做了翻译(见:http://music.douban.com/review/7558649/),看得哽咽。从不想说她应该怎么唱走什么路线,我知道她从不敷衍,但是再遇见这些熟悉的痕迹没法淡定,让我静静地听歌哭一会儿先。

不过豆瓣上的评价还是那么恶毒(笑)。确实以前太惊艳超前,现在相比真只能维持个不过不失。我也不算多死忠的饭,没有张张收藏早年的卡带也不知散落何方,也不能头头是道分析透彻历数变更,但对着她我总能有一份温柔喜爱,一人心内盲目与理性混杂,不求同道,自己能明白可以从她那感受到什么就已足够了啊。没见识也好大惊小怪也好,听歌说到底一直是一个人的是,没有强行安利没有公放震天响,我在其中获得的满足感动,一定好过开口闭口粪曲公厕的高端资深人士(无差别地图炮,误伤不管)。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听歌范围和类型多么狭窄的人。还记得那年在新华书店看见《rainbow》时的震撼,一面惊慌地扭过了头一面又忍不住再回头看,几次三番后终于把专辑买下。从前觉得“吵”、“闹”风格的歌,都是从她开始接触,开始觉得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歌手那么多这样走进心里的只有一个。

现在我依然大多时间只在听芭乐,但是她是给我打开了一扇天窗,看到更广阔的一个世界。用一句被用烂的句子,这种感情大抵类似“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啊让我自己先笑一会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