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Amnesia]本篇玩后感

失眠产物,语言风格跳跃,脑洞扩散,对人物不一碗水端平,本命若被冒犯请多担当。


amnesia的本篇shin线开始走得最有兴趣,有别一般甜腻的乙女,ikki线类似但人物属性设置多少减分(笑),可结局哪怕he也让我只能把目光落在toma身上,越是不忍在toma线的he越是珍惜喜悦(而他黑化彻底的线多少感到ooc的刻意)。

toma有一种让人悲伤的温柔与守护,无论在自己线还是shin线,这种温柔即使极端成了对人对己的伤害,还是想狂妄地说,没关系,我理解,我接受。我无法抑制地偏爱这样的人,甚至还迁怒地对shin也有了偏见,只因为他的线路里,青梅竹马必有一人受伤的套路,为什么不能像toma线,依然是一起的三人挚友。

kent线的别致在于geek属性与面对温柔与温柔时如常人的丢盔弃甲的反差萌。虽然最初kent与女主的靠近是因为冲突与矛盾,但吸引之后能恒久的依然是温柔与理解,这样的殊途同归是多让人觉得温暖啊。

ikki与kent为好友,性格与路线千差万别。如前文所说,除却少许的悬疑设置,整篇给我一种食之无味感。不说相处时间短暂ikki这一往情深发酵的太过突兀,女主对其的感情也只能勉强摸到喜欢的边缘。这情感多少有为喜欢而喜欢的强行推动。但对ikki特殊(汤姆苏)体质的设定造成的求而不得,有千帆后仍是灯火阑珊的返璞归真感。(然ikki的最高颜值不容置疑,笑。)

ukyo作为里男主是最震撼的赌徒,可气势磅礴的爱让我觉得太不可攀,最后女主可以选择原谅与否,但悖论在于她没有资格代那些多世界里的“她”说原谅,这里能he的她又无从谈起伤害。死生往复让ukyo不堪重负,生化出里人格,那试想如果那么多世界里的女主的经历如果也叠加在一人身上,是怎样的负累呢?但不同在于,ukyo是付出,而她多了一层接受,总还有很多个世界走向幸福,而非仅仅在二人她单方未知的博弈中存活。ukyo线多少有种宿命论,试图更改需要的代价与利息无穷。

waka店长在不同路线的迥然性格,一方面因为他并非至关紧要的因果推动者,一方面也让不同世界的区别感增强。游戏吝啬地不给女主一个默认名,似乎是在增强玩家的代入感,但随着记忆的寻回,代入感会越发薄弱,因为展现的她都是不相同的(最欣赏的还是toma线中的她,努力让自己从小青梅蜕变成值得青睐的异性,可爱而闪闪发亮。)。兼有orion的吐槽,先于玩家说出感受,进一步削弱了这种代入。

而季节设置,夏如秋,按游戏中所说是因为世界平衡变化造成的反常,纠正后就会回复。我则还感到一种暗示,秋是收获之季也是草木萧疏零落之时,这种矫正可喜可悲,一喜一悲总会落到她与ukyo各一方,不会失衡,唯独不能共享。对toma的喜爱世俗又平常,对ukyo的叹息超越了游戏本身。

tv动画的制作质量惨不忍睹,但让女主如ukyo一般同一身躯在不同世界中穿梭,很多可以甜蜜的世界加在一起渲染了更多悲,真是一种反转与似乎对他的献祭抚慰。莫名就想到了《千年女优》,还有陈明的那首《我要找到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