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去年差不多同时期,状态糟糕非常非常多,在老家时那位“别人家孩子”模范的哥哥和爱人也回来了,家庭聚会后单独约我。想着他们很快会回美利坚,也不多舌,便说了一些心里话。说的时候也知道他们不能给予任何帮助,但很轻松,他们说“我理解”“你做的某某某某很好”时,也奇妙地感觉,尽管没有相似经历,他们是真的能将心比心。

多说几句后还是本能地停了下来,他们看着我很认真地问,我们能为你做祷告吗?一下子想哭,但想到自己并不in belief是否会辜负用心,很短很短的犹豫他们马上察觉了,说没有关系,你什么时候需要或者准备好了可以找我们,我们不在国内也会为你做,don't feel pressured. 没有关系,他们再一次强调,嫂子还怕我不信用力点了好几下头。

他们真的太优秀了,又没有一丝傲气,好像倒映在茶杯的太阳,可以捧在手中温暖不惧怕,连我这样总对见面却步的人,也会觉得同他们面对面反而更容易交流。虽然在那之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大多时候不过见他们有动态点个赞,但这几天到处都在聊与安排还有大半月的各种聚会,忽然有些想,如果今年他们也回来就好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