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听播客时不期而遇

重听bxg和ytsj两档合播对谈那期,虽然是相对干货最少的,这些湿货听起来却很可爱。

比如(可能有不准确):
这些小说以后没准也会成为trash art,因为烂得有特色烂出水平;
以前也许有人喜欢西施有人喜欢玉环,但不会把西施东施混为一谈,现在这种概念似乎在被重新定义;
Fat is beautiful,是不是也正在模糊美丑的界限?不是的,你接受享受自己的fat,觉得自己好不等于认为自己美;
说某样事物不是无序而是有机生长,但两者不是一样的概念吗?
……
……
最喜欢的倒是这段:
那么当时人找工匠雕像,找你或者找我,是以什么为标准?
能不能雕得像。
像什么怎么算像呢?谁真正见过神?
雕得像人啊。

主持人笑,我则感到莫名的抚慰。



补itgl时一段听众反馈,因为上一期主播评论某游戏总体是失望态度,这位订阅者不满地认为主播根本没有玩过某某某.etc游戏,只是个某某类玩家,没有资格点评。

主播倒是没有生气,而就这个态度说了他觉得有趣的地方。现在看书未必人人有精力热情去读大部头,也未必觉得有必要,听音乐看电影更是不溯源经典,甚至乐于承认我就只喜欢什么,我点评什么的好坏也不需要资历精通,但在某些特定的领域比如游戏,他们会坚持原典经典的重要性。

我听到这里觉得简单概括可以说是“双标”,但试想了一下如果换作我,要用语言有条理又具体地这样阐述,是做不到的,因为我在不知不觉中也习惯了就表现的一两点,寻找一个流行的缩略词定性,而不是用笨一点的方法,慢慢看过思考,即思维训练很多时候略过去了。

再是主播的态度,他说这样倒不是坏事,因为现在很多人失去了这种坚持,但在游戏领域这样的隐性标准反而是较广泛默认的,哪怕经典游戏同样打不完,哪怕打一部游戏需要的时间可能远远多过读一部经典。他没有反驳再补充这款游戏不好的原因(之前其实也说得很明白了),只是说完就这种态度,觉得,挺好,就开始回复下一条听众反馈。

而那时我觉得,主播真是太有意思了。

另外一处是他说长期看字幕的问题,是求大意理解,会逐渐对原语言本身产生钝感。零零总总,他说的都不是什么大道理,但跟着细想,就常常认同又惊讶自己忽视了很久。对他不认可的也不少,最多的一种评论是装13,但听了这么些日子,想想节目里让我认同的话,想想他拉来人办起的一系列优质播客,与其说装不如说他总坚持姿态好看,这是很珍贵的。

最后一说上面那条反馈,情况分两种吧,一是确实没有过更好的体验更深的了解所以轻率定论,但也可能哪怕有广义认为的更好,某些人会被吸引的仍然不是那些更好,被认为的次一级的好或者是不好恰好能吸引这批人,游戏如是其它亦如是,有时候不用抱着太优越洞彻的态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