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摘]死生笔椽

自微博:秋风秋雨入茶来

标题为个人所加。


从汉末开始,酒宴上开始流行唱挽歌、哀曲,逐渐成为风习。

  《后汉书. 周举列传》“三月上巳日,(大将军)梁商大会宾客,燕于洛水。商与亲昵酣饮极欢,及酒阑倡罢,继以《薤露》之歌,坐中闻者,皆为掩涕。”
   (汉末)应劭《风俗通》“灵帝时,京师宾婚嘉会,皆作魁[木壘],酒酣之后,续以挽歌。魁[木壘],丧家之乐;挽歌,执绋相偶和之者。”(《后汉书.五行志一》注,《太平御览》卷552)可参《旧唐书》卷二九《音乐志二》“窟礧子,亦云魁礧子,作偶人以戲。善歌舞,本喪家樂也。漢末始用之於嘉會。齊後主高緯尤所好。高麗國亦有之。”

   钟嵘《诗品》卷下言曹旭“挽歌原送葬之曲,因其词凄婉,音节动人,汉末遂用于讌乐娱宾,盖以悲为美也。”

    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晋)崔豹《古今注》云“长歌、短歌,言人寿命长短,各有定分,不可妄求。”(《长歌行》参(宋)郭茂倩《乐府诗集.平调曲一》《长歌行古辞》引《乐府解题》曰:“古辞云‘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言芳华不久,当努力为乐,无至老大乃伤悲也。”)《短歌行》可能也是哀歌,既云“对酒当歌”,则在酒宴上唱无疑也。 
《古诗十九首.今日良宴会》“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这种以死亡为谑戏题材的习气,在晋代逐渐名士化了,如“张湛好于斋前种松,养鸲鹆;袁山松出游,好令左右作挽歌(二字《书钞》作《行路难辞》)。时人谓:‘张屋下陈尸,袁道上行殡。’”(裴氏《语林》。《世说.任诞》注。参考《书钞》九二《御览》三八九,五五二)陶潜亦作《自祭文》。
  
  被桓温废为庶人的太宰、武陵王司马晞(晋元帝四子,简文帝兄)也有这个习气。《司马晞传》:“有司奏晞等斩刑,诏原之,徙新安(浙江淳安县)。晞未败,四五年中,喜为挽歌,自摇大铃,使左右习和之。又燕会,使人作新安人歌舞离别之辞,其声甚悲,后果徙新安。” 

  1世纪中期左右,尼禄的侧近Petronius所写的讽刺小说《Satyricon》中,解放奴隶后来成了富豪的Trimalchio,就是颓废、荒诞的豪宴“Trimalchio之宴(feast of Trimalchio)”的主人公。他在宴会当中让人端来骸骨的模型,吟道:“啊,我等是何等悲哀之徒。人们皆空虚之空。死神Orcus把我们攫住以后,我们都成了这个德性。那么,趁我们还健康的时候,难道不应该尽量享乐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