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咕咕咕

日常长见识系列。

周五买菜时店员说老母鸡活动优惠,买了半只回家炖汤,感觉好就想着回购,今天再去超市走到时店员正好走开为其他人斩鸡了,另一位女店员就拉着我说要不要买有优惠。

看了一下琳琅满鸡没搞懂相似外表下不同价格的区别,恰好男店员回来了,我就问你们这些有不同吗,男店员施施然一句“我们是两家”,又提着一只去砍了。

仔细一看,上次买的是清远鸡(啊我知道清远白切鸡很有名),继续在热情劝说的是湖南那边的。因为路上看到很喜欢的一家鸡饭店也在这开了连锁,此刻我无比想吃鸡,思考片刻,估摸我的舌头大概是不能吃出自己厨艺完成的不同鸡的区别,就愉快地请她帮忙整只砍成两份。

女店员拿了鸡过去,称重减了一点点钱,让我抽三个塑料袋。

“第三个包在外面,两袋一起装了,粘了砧板也不脏。”一边砍一边说,“本来是没优惠的,但今天这批卖不完的就要退回去了。”

“退回去怎么处理呢?”

“打个大折,卖给酒店。”

“……诶……”

女店员继续说:“也不是过了今天就有什么问题,像他(男店员)那边的就可以多卖几天,但我们规定了就要这么做嘛——你以为酒店都是用多好的东西呀,猪肉啊鸡肉啊,卖不完的都和他们签了协议便宜卖。”语气有点揭露小秘密的得意。

“啊……我是知道不会是最好的食材,但没想到可以说是大家挑完的……算是知道有些店里三五不时的特价怎么来的了。”在英国时经常卡着点去看能不能撞上当日黄标,过了就扔总觉得过于讲求品质忽视环保,这样倒也好。

“好吃再来啊。”装好鸡以这句话结束,又买了一罐豆瓣酱,大概有一段时间先不来了。冰箱里还有鸡汤,明天或许下面条或者做番茄龙利鱼,那家鸡饭店也还想去,那个特别好吃,应该是我买不到的,或者先于我的挑选(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