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整理这段文字没把我尴尬病发到极致噎死(真噎死还轻松了,人生一步难一步佳一步难一步难一步难


***


母上同事去某医院进修,说是某某的儿子也在那,以前他和我是同初中,在隔壁班我没印象(毕竟十多个班级嘛)。

“他说很喜欢你啊,之前还没找起女朋友时还老念叨要去找你,但你们同一个大学吧也还是不敢找,说了好多年现在不说了。”

我小学后就没瘦过,初高中短发中分,戴着眼镜,性格大大咧咧被调侃是不是大草原来的。一点,一点,都不好看,相貌以外也没有才艺,学习也不是最好的。现在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值得被人喜欢的地方。

但原来,这样的我也会被喜欢过。

原来是有些想哭的,但知道的时候正出门在外,忍了好几次泪意没有失态也没被家长发觉,毕竟他们只是当一个过去式的谈资说起,这厢把我的信息又给了一位姐姐麻烦介绍,照片里我还是那个我,比起不好看总算是这两个月拍过一次照。等平静之后为那位现在的情感状况开心。

情感瑟缩。我唯一一次告白不是为了被接受,而是自知无望时,借机希望由对方帮助我切断,最后得偿所愿,如今也能平静地看着对方朋友圈,在上次回来时刷到心想果然不会想到我也在这里。

也有过一些粉色苗头,在周围人调侃起哄时便心慌慌躲开了,宁可冷清清的也无法忍受不知善恶的一些小小言语,或者是说害怕吧。

究其原因大概是想不通我能有什么值得被喜欢的地方。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这种道理我懂,谁都有被某个人喜欢的可能我也懂,我也写了很多这样的故事,但道理放到自己身上永远无法说服。学生时代没有样貌与才艺,如今作为社会人,对于感情需要考虑的感情外的条件就更多了,便等于我更加无法拥有被喜欢的因素。

有姑娘说过喜欢我,我也相信那是真心的,但同性之间友情的喜欢,和朝夕相对甚至长长久久携手的喜欢,需要纳入考虑评估的有太多不同了,况且很多友情我也觉得,以这样的我能够拥有多久多重呢。

这件事很冲击,很感激,最后知道对方现在有了恋人,更多是释怀与感谢,一想到曾经有几年里,我被一份不知名的善意挂念,而现在释放善意的人也有美好的陪伴,有生活对他的回馈,我觉得也被抚慰了。还有一点,可以继续陌路,不用担心形象的落差显现,纵然我并没有多重要的图景。

家长安排相亲便去,礼貌见过,微信加过,便没有后续,联络也不曾。之前有一位挺好的人,可没有任何心动,礼貌谢过祝福过,不久朋友圈看到他有了合适的人选(本也是因为年龄渐长有规划地相亲),第一反应除了恭喜,还有还好我没答应尝试,没有耽误对方,自己也没有将就。

我不知道要什么,也不能回馈什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