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ひとひら

《ひとひら》给我在好听和狗血(中性)合格的商业流水作品的两种感触间摇摆。因为有深绿的情感喷薄感,又不像深绿有明显的不成熟与旋律往“难”里走的尝试感。今天有了翻译,理解了翻译的姑娘之前为何说歌词是戳她的前三名又翻不出意境了。

它不是深绿,没有陷在回忆里的绝望,如果说要衔接花团(虽然是大团的歌但班底都是花团的配备ry,又是solo,是嫌新生人气上不去伶菜带一带么ry←夹带一点近期不满的私货吐槽),倒更像是《virgin snow》的后续,“教えてください あなたどうして私のことを選んだのですか?”的疑问未解,已变成“「離さない」もう一度約束してください”的更不舍得。

“ひとひら”简单翻成“一片”,好奇再查了查,通常用来形容雪和樱花?这么看用到这个词的几句,“ひとひらのキス”“ひとひらの愛”“あなたのひとひらぬくもりこの冬のひとひら”……又一次向小竹聚聚低头,不单单是这种意料又无违和的组词法,还有浓烈情感与卑微祈求的反差,以及这份感情的飘忽给人的心痛……

所以说主打是花团风我不同意撑死封面有一点感觉,但这首真的是花团风格嘛。

还有比如“抱きしめてもらうために駆け出してみる”对照日与菊里面“抱きしめて 体温が 上がるくらいに”(说到小竹聚聚这个比喻类比的新奇巧妙又是一阵全垒打教科书了),真是纵然我不懂日语,有一点翻译知道大意情感,那些好就无法忽视了啊TwT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