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从南瓜开始思维跑马

想起某篇旧文随便说说读后感,尽量把情节模糊带过了,所以感想也显得非常含糊。

这两天万圣节嘛,莫名从南瓜思维跑马,想到《宫杀》里甘棠在新生的小南瓜下刻上诗,后来皇帝来时它们已经长大了,采来看到上面已经变得模糊的字句,对她多了几分怜爱之情,想法安排了她和母亲的见面。

这样转述来听着很心机,但阅读时看甘棠在知晓前方十有八九是绝境下,良久才拿起刻刀做了这么一番布置,和侍女说只有这样了成不成看天命,之后和母亲见面与其说是自保行为倒更想借机会再看一眼在意的人便也够了的卑微美好,心中是同情叹息更多。

读完整篇小说没法用好坏来定义她,或者说这部小说已经脱离了分辨谁好谁坏这种无聊的层次,也更无什么一个善良天真对爱情怀有憧憬的女子在后宫中被迫变得满手血腥的挣扎(我针对的就是某XX传),甚至可以说作者完全没在这方面纠结也没想表达类似主题情节。想来这样简单狭小的格局,倒是当初一直读得有味而且至今仍然回味的原因。

可惜最初的良好阅读只有这么一次,之后再未见过如此合心意的宫斗文,辗转浪费了很多时间。这类文似乎多少有些红楼的影子,《宫杀》里如甘棠做胭脂也是,但既不直接复制,也不无脑罗列清单一般贴上不管符合与否,随着身份的转换,这样的情节点到为止,重心转移。

甘棠的背景很普通,所以文中除却最后突兀的收尾算是一个金手指,中间她也没有任何有力的自卫或反击,仅仅是,自保,再自保,行文便也一直内敛。动人的地方同样在于此,内敛而真实,可以看到她聪慧的地方,但小家碧玉的聪慧又限制于身份和视野,更高处的人一力降十会,甚至用过她的小智慧,再消弭痕迹与求助时的羞恼将它透露更加压低,一高一低的落差设置让每个人的形象在不同的面凸显出来。

而其他宫斗文里津津乐道的真情真心,在这里是云烟,只有片刻,在甘棠怀孕二人共于庭院休憩的午后,在她收到内里实际是超越身份可用的翡翠镯子的瞬间,随着一场她没跟随的两三个月的巡视,就成了再见时普通的温存。皇帝的形象在全书都那么淡,却不模糊,简单的好恶无情善变,都在只言片语间凸显。(也没有为了谁而宠其他人做挡箭牌一类匪夷所思的情节。)

甘棠只是摇头笑笑,对应了前头她回忆的往事,原本就是想躲开姻亲而来了宫里,没想到本本分分的刺绣缝补宫女才走了小半,不由分说地被推到越来越远的地方,那曾有那么一点时间被人以一种或许浅薄却真切的感情挂念过,足够让她作为一点浮生异色感知记得,再无悲无喜地过下去。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