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形形色色.03

01

周五是格子裙加白毛衣然后罩了米色斗篷,同事说哇今天这么少女又白白很正义的感觉,我推了推眼镜表示:“虽然打扮如此JK,其实今天我是时刻要拯救地球的马猴烧酒,所以穿得一身正气,然而请看我袜子上的星月烫金,它们在我变身时就会脱出表面成为流动的背景……”

经典的水兵月转身twinkle没做成,小姐姐一脸你不要再说了.jpg


02

作为地陪的上个周末,中间说到茶叶,喝到了迄今为止最好喝的乌龙茶,对方了解后感叹这和我们的红酒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处。我撞运气地说最近刚读过一本你们那讲这个的书哦,翻出封面标题给对方看,没想到竟然真的知道还和作者认识。

虽然没有说类似请向作者表达喜爱一类的话,但对方在确认我喜欢书后晃了晃手机说“我还有他电话哟”,也许哪日闲聊会说起某次来中国有位小读者也读到了你的书很喜欢?希望这份积极的感情能再不急不缓地传达回去啊,不过还是对我惊喜更多吧,哪怕与工作关联甚微,功不必唐捐这句话能这么快体会到,也是太值得了。

还说,早知道我还能带书上说的那地区的红酒过来,还好没有,给过敏的人太浪费了。


03

想了想间隔时间并不长,所以我那时候对于文被转好友圈这个事情才特别反应大吧。明面的指责只是一阵的低落反思,戴着面具又泼来的恶意让我停步瑟缩了片刻。狭小的 

上次见面是圣诞,终于又和胃胃对坐两小时,说到生活种种种种,关于装扮和感情,她问你走在街上时就没有可能遇到那个人的包袱吗,我秒答没有,然后思考了一下才第一次在屏幕之外,和人面对面地,认真地说,我因为小裙子才稍稍对于装扮一事有了一些认真和兴趣,但哪怕是极致日常的风格,我还有很大一部分在和假想或真正存在的目光斗争在克服自我,所以更远的东西想都没有想过。

生活如是写文亦如是,虽然有勇气说出来了,仍然只是第一步,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私心留下姑娘给我的评论:为你曾经遭遇过的恶意感到伤心,并为你现在正解开枷锁改变自己而感到欣慰。我觉得善意是会传染的。因为遇到了J姑娘而有了仰望的人,有了梦想,慢慢变得不再步步犹疑,真是太好了。虽然和你认识并不算很久,总之我觉得现在的你很棒,而且会越来越好)


04

(本条和下一条刻薄的我上线请注意,阅读如有不快请务必及时止损)

我对那种街边拉人的英语培训真是毫无好感。一次是被拉进A机构说了几句话就要我交钱,母上拉下脸怒斥几声带着我走。一次是实习下班时呵手走过亭子,两个小姑娘也在呵手跺脚招呼我姑娘填一下吧很快的,隔天B机构打来电话,油滑的男声在我几次礼貌拒绝后不肯结束对话,反复语重心长教育我哎呀人是要有准备的懂不懂。怒挂电话之后看到B机构名字就皱眉,哪怕后来当红的胡X做了代言,我的反应也不是他们变好了而是对艺人路人好感达最低值,心想,晚X不保。

但可能是找了高位的代言,B机构也变得矜持或者不那么稀缺学生了,路过家附近的综合体再遇到招呼人时,拒绝了几声后就收住脚步。再还有纠缠的,就冷漠一句谢谢我留学回来的,也能奏效,虽然我的英语现在肯定考不了当时雅X的分数啦。

周末在某综合体里又遇到A机构的人,在靠近瞬间就反应过来想绕道,不过脚步快不过声音,还是听到了开场白介绍,只能连声说谢谢不用就是闲逛再见,没奏效又祭出留学法宝,然而还是不成,虽然还是说着谢谢不用语气已经很不耐烦,这时候那位小哥忽然顿了顿慢下语速说,您都没听我把话说完……

我被里面的某种情绪拉扯了一下,侧身正对着他,看他慢慢地问我,那您觉得是否还有需要提升的空间呢?

这里面大概是有一种真诚的,但我丝毫不希望是在这样的场合遇见。话音接近尾声时我略微吸了口气,在他结束后停顿了一秒,然后不带任何犹豫地说,没有,再见。


05

周末还剪了头发,大概是我单价最贵的一次,本来就有心思歪打正着他们在推广寻找目标,就跟着进店吃螃蟹。手艺还成,中间又给了些发型的分析和建议,勉强说来性价比不错。

不过发型师大概对我很气,因为剪好造型后为了达到他期望的完成度,毫不意外地提出需要烫发。哦,按他说法这不是烫发,是更高级的不会损伤早晚会在所有理发店普及的技术。在提出目前哪几档优惠,给我大优惠,给我办学生卡,给我这次算免费只要充值多少后,统统被我一句对不起双十X过了我没钱只有剪头发的钱回绝。

某年搜过给我用的烫染护理在X宝的价格后,我就决心以我的智商还是只剪头发就好,在门口时他们问我对发型没有什么期待吗,我说我知道不怎么好看,但就是维持一个有头发的状态,加上不要学生时代的短发,虽然听得让他们笑了,是我的实话。

讲道理我现在对小裙子有了一些装扮的热情认真,这么草率地对待头发是不负责的,但面对这个十有八九都是欺骗的行业(加个限定吧免得误伤,以我平民的消费水平与分辨能力),简单的中分长发是最保险的,不花在头发上的钱也可以买买更多的裙子嘛。真有兴致千千万万的假发也能让我试验。恩小声说最近还对用丝巾束发有了一些兴趣。

而且我受不了那些发型师的喋喋不休和首席一类的自恋。这位在动手前,忽然露出【塘主一般的微笑】(对不起真的太魔性了不得不强调一次),说【你不需要担心这次头发的效果,你只要担心以后去哪里找我】,我是这次活动才来的这里,平时都是给艺人和XX地的专属会员做,我想经过我的打理【你不可能还能接受让其他人触摸你的头发】。后面小弟附和,我相信今天会是你美丽蜕变的一天。

手艺65分的话这个微笑和台词大概有200分吧。太优秀承受不起,结账一次再也不见。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