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一点分析

原标题《抄袭、碎尸、借鉴与模仿》。我也没说是抄袭,用原标题过于严重,改一下。

嫌太长的直接跳到结尾加黑处看。


大前提:都没有读过两首作为背景的原作。所以说“你没看原作才不懂这里面的一些安排”的指责不成立,一首让我违和一首没有就是差距。同时,分析时也不回避《予我》中出彩的句子。

利益相关:虽然交谈不多,我确实与小言认识(被屡次碎尸借鉴的《余烬》一词作者)。

但《余烬》之前一直没有看(好像也没刷到我首页过,非常神奇),这是第一次仔细对比读两首词。

如有分析不对不认同处请单纯指向我。


而词对比图:



《予我》:开头尔来就很奇怪,搭“又”更加,翻一下就是“从那时以来又是飞雪”,不知其他人觉得怪不怪。漫漫一句和下面的衔接没问题。罪也无赦的只有错,对不需要赦。从落霜华(明明是雪)到予我,没有丝毫联系,为押韵强行加字。

(补充: 《予我》作者回应:开头的飞雪用“又”的原因出自原文,相遇下雪,结尾南泱寿命将尽也是下雪,全文70%也在下雪对“尔来又是”解读有误不成立,其他保留,包括读起来很怪这一点。这样打补丁不直接改原文看评论就不容易误解了吧。既然作者评论说我是屁话,那我也难听一点问你连霜和雪都分不清,文盲写个屁词?)

“情不知何处 正浓时缺一味”平心而论这句我是喜欢的,只是接下来歌词没有丝毫和这缺情有何照应。


《余烬》:实在挑不出字词的毛病,眉眼般配故而无所畏惧流言蜚语,二人心无旁骛真挚对视的画面感瞬间显现,加之开头的二八年岁,少女春华灿烂时的锐气和青春之意尽数展现。

霜剑应该是刀剑风霜缩写,原意运用没有毛病。


《予我》:蜉蝣二句没问题,“是”白首一生那个是字很奇怪。下一段同样蜉蝣处,这里的连贯值得肯定,由蜉蝣起兴有一些想法,但这第三句却没有联系。两处有情方可断绝,前面的“是”字依然奇怪,断绝的又是什么,为何两处有情反而断绝?如果是原作里什么情节,没表示好,读者没义务脑补理解。

“余生不陪”到来生可追,承接自然,但看《余烬》结尾,碑刻名讳到来世,《予我》是不是很像一段注水扩写。《余烬》的情浓,这里的“我”更多只是想和她相守悠然一生,与开头的扑面飞雪的浓烈并不衔接。

《余烬》:开头是副歌,这里主歌算是真正开始,所以换了叙述角度,从二人相貌上的匹配到性情上的冲突,能感觉到,二人虽是情真却也是互不妥协的尖锐性子,为此也有不少曲折。

从二人尖锐的性格聚焦到“我”身上,有了下一段。“松竹寒梅”和下跪真是看得膝盖心口双双一痛。你看纵然冲突如此,对于这段情“我”是丝毫不悔不退却的,可自己不惧伤痛,只怕爱人被拖累,何其真挚。


《予我》:执子两三没问题,这词结束马上笔剑作陪,跳转得如此突然。唤一声吾妻,吾妻二字不是讳。如果你要说“吾妻”是代指,实际唤的就是名讳,那么不好意思,没写出来就是没有,读者没必要脑补。

《余烬》:相同的位置,“我”的情感从无畏到害怕爱人受牵连伤害,再到隐隐透露出放手的心灰意冷,乃至心生绝念,情感的变化进展是自然且推进的。


《予我》:这里开始出现了情感的深度的突然加重,纵然有歌曲本身旋律变化的缘故,但哪怕歌曲从主歌到副歌也不是跳跃的,且这段词中间的突然变韵是这段独有的,作者显然是没有理好自己的思绪,或者刻薄点说,不知道怎么写了,凑一句是一句。

有意思的是,这里写了“飞雪无霜”,开头却是说飞雪霜华落眼,对比《余烬》开头用了“霜”字,会心微笑。飞雪一句和下面的笔墨跳转也可以说是很突然了。

《余烬》:“我”的情感从心生绝念到试图自救,断尾与渗透,沸腾与冰裂,两句两句的对比彰显了内心的激烈冲突。和主题无关扯开赞一句,同样的对比,这一段比蜉蝣的短暂白首高明许多。


《予我》:飞蛾纵火就不说了,怕不是妖怪。前面说予我百年不忘刻骨的爱恋,后面又说予我情深不寿,这两种感情是相反的,情深不寿和夜深魂归也是不同的。

“心口一点哀怜”这句我还是喜欢的。

《余烬》:故事应该是到了二人被迫分离的部分了吧,此情虽美却不得长久,留“我”痴念反复,百年之后依然不忘,化一个为情死又生的《牡丹亭》的典也恰到好处。

“予我情深不寿夜深魂归”我倒不觉得是受《余烬》“情至深处乐极生悲”的影响,而是这里你化个《牡丹亭》那我来《离魂记》咯,可是真不高明啊。


最后一段《予我》是重复开头,不说了,《余烬》的结尾非常棒,保持了从头至尾的力度,“酿进他人杯”也终于将围观品读的我拉入其中,“振聋发聩”的是我是“我”也是他。

从两首词我推测两篇原作的感情推进或走向是完全不同的。《余烬》的变化自然,起起伏伏终究是一条流畅的曲线,《予我》则十分混乱。那么可以说是迥异的内核下,表现的时候为什么会恰好地撞了这么多的韵?同曲同韵不是不可以,但不同的情感变化用同样地韵乃至字词,能表现好吗?至少《予我》的作者不能,这些字眼适合这首歌,但经过她的运用,变成了不适合(可能有人说如果同样感情变化不是更要被你们指责,这是同人词,如果原作就是一样的情感变化,不会作为判断的依据。)


分析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予我》是受了《余烬》的影响,思路断断续续,有的地方明显没有仔细构思拿了原词的元素,不纯粹的原创,不能算抄袭,原贴也没有说这是抄袭,但它不配作为一首原创并让一群人耗费心血制作。

贴一段作者的话做结尾:这么多年了模仿的何止一个,私信道歉的我都不会公开,很多人有下意识无意识的模仿行为,这个需要反思道歉。解释下没必要靠那位词作来蹭热度,我学习繁忙期间多年不写词,也未混过圈,炒作要么为名要么为利,在名因为对于赞美受之有愧经常移粉,微博ID很随便,为利我写作没有拿过一分钱。


《予我》词作的一些解释在评论请自查,没有说服我我也不想收回观点,不继续辩论。

(把“纵火”强行拆分我实在无法接受,“纵”是描述身非对火,就算跃火难听也好过纵火,造词求新不可无视原有语义,由此可见观念冲突,所以其他也就不必交流了吧,要一一回应我说的地方再反驳往复也是巨大工程,花费这些时间不如继续各自写词或复健。

错的了地方前面打了解释补丁致歉,个人思考必有不周,如果读了两篇原作也许判断能更少差错,但我不会因此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也不该解读,好坏都说,硬觉得是打着名号踩捧就随意吧。)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