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锦绣

有个内容有些联系的前篇


做这项总工作的老师这周退休,发布会上给大家看了一些受访者收到出版书籍后回复的短信。她工作三十多年,这项工作天南海北跑了五年,一直忙碌到退休前最后一天。

有一条是一位老爷爷打的四字回复,大概几十字。初看会以为是打油诗,老师介绍,老人家因为家里小搭了阁楼做研究地,一次在上面看了太久的资料,起来下肢一麻,跌下楼,瘫痪了。但还在继续研究丝绸,家里很穷现在还卖毛巾补贴家用,被采访时坐在床上,周围堆满资料和毛巾,解释之后说,你们不要笑啊。

老师说,这条短信几十字,他大概要打一个小时……一说话就哽咽了。说他是为丝绸生,也为丝绸残。 

后来老大做总结发言气氛欢快了一点,他说在云龙有种植基地,种的棉桑麻都很好闻,他想退休了以后就去那里,在桑树下跟年轻人讲讲丝绸的故事(这本书叫《桑下记忆》正是他取的),像歌里唱的那样,“听妈妈说那过去的故事”。

口述史口述史, 故事听起来都不够生动,但是能感觉到老人家当年都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建国早期丝绸也真的撑起外贸一片天。

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有两位老人没有等到书籍出版。但故事留在了书里,或许读到的人不会多,我们还是在错过前抓住了一些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