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形形色色

最近遇到的人和小事。


01

地铁上旁边站着的小姑娘在小口喝果汁,一会儿蹲下递给更小的妹妹喝,看喝着喝着柠檬切片里掉出的籽被吸到管子中上段了,温柔而快语速地说慢点慢点停一下,等妹妹松开口赶紧把管子摇了摇晃走那粒籽。 


02

上海帮们面基吃喝不亦乐乎,在杭州忧伤的我一个人去了来福士a店试了一堆衣服。

期间一个初高中姑娘带着爸妈一起来挑,试着后开襟的珠宝sk大概是勉强说动了家长同意,再看中一条绀色前黑开襟jsk就没成功,她爸觉得太成熟又不日常,怎么穿呢,还有另外看中的几条也觉得太成熟。

吃瓜的我瞄了一眼对成熟的定义感到迷惑,被叫住要求帮评评理,说了句不是成熟啊是可爱的,绀色的只是不日常也和成熟没关系。小姑娘生气地扯扯手上某一条说就是啊还搭衬衫哪都不透哪都不成熟,她爸顿了顿还是说绀色那条不行其他去试试。于是小朋友怒气冲冲地走进试衣间路上还说需要有人来教教他们三观。

我在一旁没有营业员小姐姐们淡定,尴尬得进退不能,倒是她爸只无奈地笑了笑说,我能陪你来不错啦。

小姑娘挺可爱的,来时穿的也是一条塔罗jsk,我试衣时就听到她爸有点迷糊问你之前不是都在玩那个什么汉服吗,她妈被她塞了几条衣服也勉强进去试了试。诶小姑娘你爸妈真的挺不错啦。


03

去拿复印好的文件,换过纸张一袋变成了两箱,只能打车。店员说叫好车我们帮你把东西先搬到上车点哈。道谢。

等车的时候走过一位老伯,看着箱子问小姑娘啊有事伐啦要不要帮忙。道谢。

说上车地点不能过来被取消了,思考片刻抱起箱子往大路口走,二十步一歇,走到最后五十米感觉双臂真的快脱臼,看着不断走过的高中生,终于在第三波时做好心理建设,请两位男生帮忙。听完请求其中一位说了两声雷锋雷锋,然后爽快抱起箱子。道谢。

开始堵车,订单又接连被取消,新一个等了片刻师傅打电话来说很赌你要不再叫吧。我说我能等的真的,我被取消太多个了我也没办法我也很绝望请你务必过来QWQ啊啊。

师傅终于到了,定位有点问题,我说明后他说,你别动我停下车子走过来搬,不远了。等终于千辛万苦上车后,他听了情况跟我说,教你哦下次别好心同意取消就等着,然后感慨早知道这么近这么堵我还不如直接跑过来搬东西呢。到地点下车又帮忙搬,我不断道谢。

一个不能撑伞吃了很多紫外线的午后,收获了很多善意。


04

母上生日,“你们车站碰头的时候买一束花送送好不啦。”

“咦(上声)——”父上犹豫了许久还是没同意。

想起石油小姐给我看,一位年轻妈妈为孩子设计了两款酒标,取属于她们的名字。

唉我希望他们出地铁回家的路上花店还没关门,留着的一点艳色芬芳能动摇父上最后那点矜持。


05

睡了一个小时莫名惊醒,烙饼状翻过几轮干脆起来,趴在落地窗上看月亮。看了一会儿靠着窗坐地上刷微博,不时扭头再看看,今晚云浓,刚开始那一阵看的月是最全最亮的。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