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一点没头没尾的记录。


同事小姐姐说想回家。之前她刚用完了一个月加班换来的调休回过一次,有些好奇就问又想家了吗,她说不是,母亲住院了。

最近她一直在筹划买房的事,每天少睡到极点,查各种资料,下班顶着高温四处跑,非常心急。峰会之后作为二线城市,杭州的房价也有点疯,好房转眼没,还有的几个人抢,中介或者开发商高傲地说要买么先验资。

上周她为了一处房跑前跑后,因为这件事停下了,周末直睡到下午四点。她说,接到电话那时在街上,一下子就哭了,只想着回家,想母亲都这样了我却还在想买房,太过分。

另一位小姐姐安慰她没有马上告诉你应该不是重病,检查可能是为了保险,先放宽心。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表姐也在为买房的事情忙碌,最后定下时亲戚们其实还大多反对,认为她太匆忙。舅舅舅妈为她凑了首付,她在火车站送人后,回去的路上也是蹲在路边哭,说太对不起他们。

现在房子重装修好了,两位长辈已退休住了过来。房子离吴山很近,舅舅每天爬山完毕后可以在下山路上买一些流动摊贩新收割的蔬菜,如果愿意排队,还可以去买很火的吴山烤禽。

房子在峰会后暴涨了40万,不过表姐说就这一套房子,她又是单身,按着现在的规定,也不可能卖,卖了其他地方也是涨,换不起房。而她为了更高的薪水,又要跳槽去别的城市了,也对这里没什么留恋。

到哪安定了,家里想再介绍对象,就去慢慢找吧,哪里都能安身。

步入成人世界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剩下的我们都是买不起房的。她搬家那天我去吃饭,还叫来了她的表弟,饭后在飘窗台敲平了的小台阶上聊天,表弟看着房子感慨,在北京读书的时候撺掇家人在那哪哪买房被骂神经病,现在么诶嘿。

聊到最后说要补个妆,还要去酒吧演出呢。

《东京女子图鉴》里,女主角不断地换房,向上爬,兴起写影评时看了看几次变动在地图上的路线,第一次真切感受东京的大和上海一样,兴盛得让人绝望,人是真如一只蚂蚁。最初可以为了一杯泡面相视而笑的恋人很早就陌路,最后湾区的人还是只会娶湾区的女子,也只有湾区的女子,可以轻松地在婚姻后说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又离婚开一家小小的花店怡情。

结尾女主角又回到最初附近的地带,这种理想只有电视剧里才能见吧。

关注的一位博主说和男性见面,分别时对方说住在浅水湾,她和人说要坐地铁,平静告别。虽然是富贵人家的小天才,她自己也是很优秀的,那点peer pressure已经不见。

“换到几年前,遇到这种明显比我厉害的多的,我还会私下想一想,到底差距在哪里,是人家真厉害,还是条件好才这么厉害呀。现在想都不想了。大家各有各的好。你固然厉害,我也不容易。”

她能这么说,真是好羡慕佩服。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