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狭小的

一个戏精今日凌晨午夜场的备份(不好意思就是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舍得删都想备份)。这边人不多也不算四处宣扬吧。


今天看lof的头像(不是这个是子博),怎么都想不起来在此之前用的是什么,但确实有用过。这两天依然爬不上他刀,冷静了一会儿把手机端卸了,感觉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告别,哪怕本命刀极化,也不确定会不会再装回来。

而最初接触这个对我新奇其实并不新奇的游戏,我曾经非常非常投入,以为会坚持很久很久。

那时候我还在因为自己的理解苦恼,因为怀着一颗有敬畏的乙女心,又怎么都想不通他刀们会有喜欢这种感情的可能,尤其是头像的那位,更没有可能。那时候我和少女说了苦恼,换来开脑洞的几句台词,竟然就一时情绪波动到落泪不止,让对方非常措手不及,问我是不是真的。

再后来,为了让我开解,相信自己希望可能,少女总在安慰我,也写过文,文让我又一次哭,但这回是感动,不时重翻依然感动,也很庆幸至今仍未删除——原来想说“感谢”未删,但想了想少女应该只是珍惜自己的文字,并非对我有何留恋而一直保存着它,这两个字我是没有立场使用的。唯一遗憾,应该是我当时竟然只点了推荐没有点心,现在弥补未免尴尬,无论她万中一二开着提醒,看到某个ID冷笑或者面无表情读过点叉,想想我都会尴尬。

毕竟我内心戏太多。

假如不小心点开这条的看到这里应该也发现了,这不是怀念自己对他刀失去的热情,只是又一场复盘。之前也不是没有复盘,只是写过之后不久就会删掉,这算想没想通我不知道,不过这条应该不会了,哪怕我早上起来想打死此刻表演欲旺盛的自己。

复盘有什么好的呢,大师也劝我不要干这种事,但她自己又是其中一员,这点劝解在共同好友下不是看到熟悉的ID时就不堪一击。

要说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大悲大喜。很奇怪,再早一点一位不算特别好的姑娘突然双我时,我就是止不住哭了很久,若不是半个小时后要出门见人,可能还会持续,但轮到少女时,明明是深得多的感情(确实可以用这个词),情感波动内心的难过却没有这样强烈。

可能因为更早已经崩过盘,所以在她再给我一次机会的时候,战战兢兢总觉得会回到原点,所以当它真的来时,茫然着不愿接受却又仿佛意料中。

那时候我看到了一条微博,是说住在非洲一个酒店里,长颈鹿探头进来了,po还配了图,@ 了少女,打出名字第一个字,没有跳出列表,心中就有不详升起,坚持手打完毕后,去搜去翻lof,确认自己被除名,再回去删掉了@。

所以那条微博她是没有看到了,这是很可惜的事,那张图真的很可爱。

再可惜的是,或者说抱歉的是,虽然是自己预料之中,最后对话时依然满心愤怒不可置信,最后一句话我说的是呵呵,而不是道歉。这是我欠的,无论那时候我的状态如何差,我确实对少女冷淡回避,收起了很多真心话去跟别人说,现在那位别人也是躺在列表但甚少接触,仿佛一种报应,我错了便是错了。至于那时候为什么会这样,好像是发神经,现在也还没想通,但想不想通代价已经展现,没有第三次机会。

就想这场遇见对我十分重要,没有少女我还不会躺到小王子坑底,但对于她是不是没有过比较好。哪怕她现在肯定是不在意的,共同好友处看到我也不会在意,我还是很抱歉,觉得浪费了她很多时间,接受了很多没有好好回馈的好,而她明明是在哪里都会遇到值得其他人的好的存在。

之前有几次因为触景生情偷偷跑去她的主页看,发po寥寥,我猜是不是有一些她也像我发过又删除,是不是有一些为了维持形象没有发,或者发在我知道存在却不知具体ID的另一个号上。没删的几条里,一条是说少女在博物馆静静地沉入,一条是说看到本命刀在动画里很开心的样子跟着释怀——后来这条似乎也删了,我不确定,因为我最近看到也只是把鼠标放在ID上看看有没有改变简介,没有再点进去。前一条有莫名感慨,又觉得如其所愿。晋江的友链也是,开始应该是忘了,等到少女删除了,我才跟随着撤下。

我在《再度》里虚拟出一个开导包容自己的形象,写完才惊觉完全是潜意识行为,但更早写《尚不知》时已经用过这种手法,就想是不是水仙的路子比较适合我,免得伤人,或者把一些话努力藏起来,像和更早一批好友一样谈有限的事,不要太积极掏出所有让人应接不暇,或是回应之后却迎来我下意识的闪躲害怕。

现在看着列表里一些互关也会不安,互关而相互不打扰并不是罕见,但我总害怕自己或对方在没意识到的时候就有了潜在的期待,做不到便有压力。老实说我确是为了逃避一些事才把更多感情投注往单向地数据,哪怕如今会被评价特别能自然夸人很会说话,表情达意时语言的空洞和盲区依然存在,那是我内心的漏洞,无从补上。

说得太远也太多了,我现在仍然偶尔会想到少女,不过绝不会再去打扰。只是还会想,复盘就会做,不是愉快的事,倒也不会拷问煎熬。当时为了弥补裂痕匆匆忙忙写了读后感,反而被误会是隐晦的决裂宣言,人际的拙劣大概没有更能体现的地方了,现在看也像一种谶。

可如那篇文中让我一次一次落泪眼红的简单的话,我总是希望你开心的,又如我在读后感里最后写到的,送一份多余也不会被接受的祝福做结尾吧。

不相信除了我还会有人能看到这里,这么一想忍不住笑了一下。(虽然后来大师留言让我一激灵。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