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堂妹上次见面带了难得好吃的网红点心,当晚我们睡在一起,我给她看了一柜子的小裙子随便她试,她最喜欢jm的条纹和anp的提琴。前两天忽然问我地址,说我买到一个做旧的提琴胸针,搭anp那条会很好看哦。

今天收到,一个大大盒子里面小小的一枚,我笑说要买椟还珠啦。上次她送我杯垫也是这样,厚重的包装倒很有些象征意味,毕竟是她被偷了护照钱包等等所有后少数陪在她身边的东西,虽然是送给我的纪念品。

那时候她很淡定,报警去大使馆登记之后,伙伴留了一点钱就离开继续玩(很好,两个不肯打车倒让她被偷的男生,事未了先拂衣去,你们非常没担当),她一个人在宾馆里安心睡觉,倒是家人等手续等得坐立不安。等到回国她还和我念,有个小伙伴让她带东西,说是之后转手给其他人给她分个成,大火的斩男口红啊等等,这些东西没丢,算了算勉强能补回来旅途损失,代购好赚钱哦好赚钱哦……

虽然比我小了五六岁,我却总觉得她身上那种自我与淡然是我现在也没有的,真喜欢她,又因为很近有时候都觉得喜欢要变形成嫉妒,我啊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