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出梅了,开始在今天自暴自弃T恤热裤和小裙子之间挣扎。

之前几天因为本地那件事想起了宇多田光的那首歌,隔了一年打开听更绝望,下的雨变成洪水淹到心里……

运气比较好吧,这种难受有停不了听的状态下,随机切到了KOKIA的《うす桃色の季节》,评论里说“这首歌曲是有背景的 kokia的外公去世后,她外婆寝食难安,很是怀念她外公,在这种背景下,亚吉子以外婆的口吻创造了这首歌”。

(不编故事讲你现任前任前前任/从什么什么地方来听/这么好听的歌人真少我品味真好希望其他人不要发现.etc的评论值得珍惜!赞美!)

都是悼念,因为后者的不沉重感觉被拯救了。实在对不起,痛人之痛也如此艰难。

因为那件事还有最近很多事,用一个文件夹放五月开始看的各种演出和喜欢的宣传册。以前觉得演出是看不完的,现在觉得可能哪天就看不到了,应该珍惜记得。

歌舞有时尽,心弦音未绝。 

托石油小姐帮忙买了本书,今天也到了,里面还送了几张粮票,应该是位老先生吧,信封的字也很好看,小心拆了一同收藏起来,现在不太会遇到的礼貌让心里有点温情呢。 

希望天亮一点,再亮一点。



(梁先生不是我不用猜测ww)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