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作为一粒尘,作为一束细流

现在有更多的机会接触阅读名物方面的书籍,并非工作必须,但确是如心所愿。逐渐沉迷于此,固然很大是因为视觉上的愉悦,还因为它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我曾经对着一张明末衣冠的图想到明末而几近落泪,但初见那些名物时其实迷茫多过惊叹。等看过一部有关唐顿庄园礼仪的纪录片后,才理解自己那些复杂感情从何而来。

纪录片中,历史顾问和演员们穿插着讲解当时的礼仪,讲解自己的这些动作服装代表着什么,虽是讲解,并不会像博物馆的讲解那般让你觉得遥远,你能感受到它们在时光里逐渐消磨又依然和如今生活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看着那些美丽的图片,疑惑它们做什么用,还有什么形态,为什么会是这样呈现,有什么寓意。懂了,先人的生活图景才逐渐真实地在脑海中像拼图般一点一点地嵌入一块尚属模糊的大图。

然后感到,离我真遥远。最简单如,服装形制变化,现代的固然方便行动,在纹样上我们也很少能够运用了,哪怕那么美丽又那么多寓意。(所谓的汉元素我保留意见)。需要做的真有很多。

文化是真实存在的,但对于个体难免会有感觉到不真实的时刻,那对于我这些名物是载体,能让我脚踏实地地用自己的礼节慢慢靠近这片土地千百年前的时光。

老六曾说过的,大意是造梦者可以创造出一个庞大的城市,但未必能创造出一间房子里柜子上的相框里的照片,大概就是历史专著与个人口述史的存在。那么很庆幸,名物能让很多皇家档案里未记载但真实存在于心中生活中的时光被记载挖掘。

之前首页有姑娘推荐了拿《花宴》做的昭和元禄的剪辑,原来这只是在我见过梦百樱花之后觉得太适合他的一首歌,还有的话,就是会让我想到冯延巳的《春日宴》,婉转浓情在两种文化下巧合的碰撞(天下三里有以这词为基础的创作,让我也曾十分惊喜)。再还有,被贵古风圈填烂的曲子,闺怨闺情,终究有失狭隘。

评论里翻到一句话却忽然和那个剪辑一起撞到心中。这个剪辑原作,讲的是有关一种文化的传承,评论说,“听到了她对祖国柔美却浓烈的爱和骄傲”。

【この國は 花を愛で 春をことほぐ

季節と 共に生きる 日本の人

おかえり いつでも 帰りを 待つ

人 川 山 谷 夢 かわりゆこうとも

かわらない心 花の宴】

想到了之前某位湾湾作家的某场讲座上,听众们一起唱起了《我的祖国》。这首歌比起后面忽转的激情,会让人落泪的还是前面段啊,不夸张地说,白话文歌词这么多年,我心中没有能超过那一段的。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和《花宴》是不是又有一种异曲同工呢,宏大的叙事让你心潮澎湃,刚硬的准则让你身随,但绵长的柔情才让你的灵魂发出最真挚的回应,对人,对情,对家,对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