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摘抄一点Flower的访谈

微博搬运,省略了问题,不全,自存档理解用。


平井:从3万人当中被选中,从一开始就肯定是擅长唱歌的。但是说擅不擅长唱歌只是一个阶段,还没有达到把唱歌作为事业的水平。会唱对于专业人士来讲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是「唱好歌」的阶段,需要格外提升力量来表现世界观。当然达到这种程度需要非同一般的努力。边唱边分割乐谱的时候,在旁边哼唱的瞬间都会感觉到成长,自己也会感到很高兴(笑)。感到尤为进步的话,果然还是「太陽と向日葵」时期。


重留:各自擅长的领域也有很大不同。第一次的单独巡演『Flower LIVE TOUR 2015 “花時計”』是现在最显而易见的,non(坂東)从小就学习芭蕾舞,手脚修长的(佐藤)晴美很擅长表现以此为特征的舞蹈中的女性之美,我和(中岛)美央擅长杂技,(藤井)萩花弹钢琴。关于服装方面,就交给专属模特晴美和萩花负责了。


重留:还有,我们表演的特征是,伶菜是故事的主角,我们多是表现「主角的感情」。比如「人鱼姫」,要全面地表现痛苦的感情,舞台上的全员要把伶菜的感情表达出来,那样来看,就可以想象「表达的是这样的情感啊」,基本上都是采取站立舞蹈,情感高涨的时候会多采用一些地板技巧。另外,个人舞蹈solo的时候会觉得「她会做那样的表演啊」,所以说live和巡演都是非常宝贵的。


平井:对于“歌”这样抽象的表现,Flower有着具备实际歌喉和表现方式双保险的主唱、从视觉表现歌曲的表演者两个部分。我觉得这种艺术形式真的很稀有,把无形的东西有形地表现出来的组合怕是不常见的吧。


鷲尾:决定旋律之前,Flower的作词者小竹正人桑和HIRO桑正在就下一次的歌曲进行讨论时提到了「水母不是挺好的嘛!」。欢快的旋律配上等待意味的歌词,恋爱和水母摇摇晃晃的感觉十分契合,把男性比喻成水母的表现形式也很新颖。旋律十分明快亮眼,多多少少地融入了<无从知晓你的真实所见>这样的Flower世界观,感受到了要彻底探索全新的自我特质。


坂東:旋律是很有亮点的,但是听的时候又有痛苦的感觉,是一首非常喜欢的歌曲。……这首歌越听越痛苦,正因为曲风欢快,所以才是炫目到让人无法直视悲伤风格。这就是具有Flower风格的世界观。


平井:歌曲用华丽的语言描绘了恋爱中痛苦却又痒痒的心情,这次的表现形式,Flower呈现了的多面体如同被切割的钻石,展现着不寻常的华美之感,听众在听到歌曲后能联想到自己过去的恋情就很令人开心了。被水母蛰到虽不是什么致命伤,但是这种令人在意痛痒感不也是会让人感到痛苦的吗?想要有这样恋爱体会的人和背景音乐产生共鸣。


鷲尾:这次的歌曲,表面上看是明快的,但内在深处是有些阴暗的,不同的人听,解读也会多种多样。明快的旋律,配上Flower略显寂寞的歌词,也考虑了如何该表现。就像刚才拓桑说的那样,在商量歌曲之前,自己一直在听,思考该如何表达歌曲。这首歌副歌部分音数非常多,但是歌词和曲子很搭,所以不是很难唱。我觉得最搭的部分就是D段的<为了不被波澜冲走 请你紧紧抱住我…抱住我>。到现在为止在听歌的时候也会更加注意演唱的方法。我唱歌的准则就是「不能厌倦」。D段是至今为止不同于其他的特别的存在,对我的震撼很大,所以倾注的精力也比较多。


佐藤:伶菜桑刚才说的<为了不被波澜冲走~>这部分,也是我最喜欢的亮点,编舞中为了表现不被冲走而互相挽留,刚才伶菜桑也提到了这样的表现形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