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安静的

在爱丁堡借住的时候,每天会路过一个教堂,周围一圈是墓地。可能因为青苔绿草都长得很恣意,从小道穿过时心里也不怕,有一两次还停下看看各种墓碑的造型,读了读被自然绿装饰起来的碑面文字,然后反应过来似乎有点失礼,轻轻鞠了个躬,再目不斜视地走过。

跟阿V说也算中心的地段有这么一块安静的地方很少见。而且有人气的渲染,不像在老家,每年扫墓时穿过一片工地,走到清冷日渐光秃的山丘上,看石头水泥与草木鲜明分离。那片墓地甚至让我感觉到一种亲和。

阿V说她也经常穿过那里,也不怕。也可能是文化隔阂的错觉,她说。

她还说,第一年临近圣诞时有烟火晚会,现场好多好多人就没挤过去,然后发现在这里也能看到烟火,就和朋友一起...

锦绣

这本书是丝绸纺织行业老人们的口述史。人的盲区永远比自己想象的大,在接触之前,丝绸在我心中的代表影像只有杭州那个巨大的丝绸商城,看着黑车带着外地游客驶往那处购物。

花花绿绿的旗袍丝巾,分不出真假高低档,我觉得这是属于中老年的没落商品,或者是高定场上看不懂也买不起的所谓艺术品。

等开读,口述的语气自然没有文学性作品好看,何况还有很多的错误如同米饭里的沙子,磕磕绊绊,但连续几夜赶完校对,读得心潮澎湃。

它的应用远比我想象得广阔,比如炸药包(我笑和棒棒说,这是最华美的礼物献上最华丽的死亡吗),比如降落伞(看纪录片,古中国的织绢技艺非凡,如果汉代就发明了降落伞,时人完全可以驾驭,令人惊叹)。它的意...

那些传说的古代毒药

好玩又能有理有据,让古言古耽写不下去的一篇问答(x),摘了自己感兴趣的部分。

原地址


见血封喉

身躯庞大的野兽中箭以后,首先瘫软下来,数分钟到半小时左右死于呼吸抑制。在人而言,同样也是颈部肌群的松弛效应早于肋间肌、膈肌的抑制;故在受害者中毒死亡以前,能够感受并表达出因喉肌麻痹而出现的强烈窒息感,于是给旁观者留下“见血封喉”的残酷印象。

但箭毒木所含毒性物质为强心苷(cardiac glycoside)结构,也是心脏毒性,似乎不会出现“见血封喉”的效应。如果“见血封喉”确实是对毒理效应的客观描述,相关物种还有深入探究的必要。


射罔与乌头碱

在古代是一类鼎鼎大名的毒药,清代赵学...

一点没头没尾的记录。


同事小姐姐说想回家。之前她刚用完了一个月加班换来的调休回过一次,有些好奇就问又想家了吗,她说不是,母亲住院了。

最近她一直在筹划买房的事,每天少睡到极点,查各种资料,下班顶着高温四处跑,非常心急。峰会之后作为二线城市,杭州的房价也有点疯,好房转眼没,还有的几个人抢,中介或者开发商高傲地说要买么先验资。

上周她为了一处房跑前跑后,因为这件事停下了,周末直睡到下午四点。她说,接到电话那时在街上,一下子就哭了,只想着回家,想母亲都这样了我却还在想买房,太过分。

另一位小姐姐安慰她没有马上告诉你应该不是重病,检查可能是为了保险,先放宽心。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表姐也在为...

狭小的

一个戏精今日凌晨午夜场的备份(不好意思就是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舍得删都想备份)。这边人不多也不算四处宣扬吧。


今天看lof的头像(不是这个是子博),怎么都想不起来在此之前用的是什么,但确实有用过。这两天依然爬不上他刀,冷静了一会儿把手机端卸了,感觉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告别,哪怕本命刀极化,也不确定会不会再装回来。

而最初接触这个对我新奇其实并不新奇的游戏,我曾经非常非常投入,以为会坚持很久很久。

那时候我还在因为自己的理解苦恼,因为怀着一颗有敬畏的乙女心,又怎么都想不通他刀们会有喜欢这种感情的可能,尤其是头像的那位,更没有可能。那时候我和少女说了苦恼,换来开脑洞的几句台词,竟然就一时情...

[新疆味道]笔记和碎碎念


有的村里是共用一个馕坑的,女人们就会一起在馕坑工作话家常

传统的囊有70多种,现在新改良的加上应该有100多了(采访个人话语不一定可信)

茶配囊,缸子肉配囊,都是把囊浸入泡软了吃。

塔吉克婚礼囊,“无囊不是家”

婚后第三天,新娘摘掉面纱,婚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面打馕

囊的数量有不同意思,偶数愉快高兴,单数悲伤烦恼(好简单直接啊?


抓饭

塔什干抓饭,全部黄萝卜,洋葱与之配比差不多一比一(前面说到的一位老厨师抓饭坚持黄萝卜胡萝卜二比一)

波斯语里说的其中原料,胡萝卜、皮牙子(洋葱)、肉、油、盐水、大米

洋葱先下过油炸熟(可以同时放一整头大蒜,引出香味),长时间煸炒,洋葱...

大学那些熟或不熟的同学,有去北漂做演员的,在质疑中坚持自己但也未停止反思,然后在TED分享心路历程;有大四时忽然对未来恐惧,跑去上海两头兼顾地学习服装设计,现在做着不相干的主业,但闲时下功夫开张了自己的服装牌子;有身躯看似普通的纤细女孩子却踢得好足球,留学期间成了异国俱乐部的助教,当年国内的足球论坛还将之评为年度人物……各种各样的人生,仅仅因为曾经有过交集,现在听来都会心潮澎湃,想比别人更用力更真诚地祝福他们好。

堂妹上次见面带了难得好吃的网红点心,当晚我们睡在一起,我给她看了一柜子的小裙子随便她试,她最喜欢jm的条纹和anp的提琴。前两天忽然问我地址,说我买到一个做旧的提琴胸针,搭anp那条会很好看哦。

今天收到,一个大大盒子里面小小的一枚,我笑说要买椟还珠啦。上次她送我杯垫也是这样,厚重的包装倒很有些象征意味,毕竟是她被偷了护照钱包等等所有后少数陪在她身边的东西,虽然是送给我的纪念品。

那时候她很淡定,报警去大使馆登记之后,伙伴留了一点钱就离开继续玩(很好,两个不肯打车倒让她被偷的男生,事未了先拂衣去,你们非常没担当),她一个人在宾馆里安心睡觉,倒是家人等手续等得坐立不安。等到回国她还和我念,有个小伙伴让她带东西,说是之后转手给其他人给她分个成,大火的斩男口红啊等等,这些东西没丢,算了算勉强能补回来旅途损失,代购好赚钱哦好赚钱哦……

虽然比我小了五六岁,我却总觉得她身上那种自我与淡然是我现在也没有的,真喜欢她,又因为很近有时候都觉得喜欢要变形成嫉妒,我啊我。

4.5日时柚子拍的,弱弱地求了一个无水印。

她有段时间的个人简介是:“玫瑰是红的,紫罗兰是蓝的,糖是甜的,你也是。”

《真夏の通り雨》中那一句“自由(じゆう)になる自由(じゆう)がある”,网易云上的翻译是“變得自由擁有自由”,但我独独爱她说“你有自由,去获得自由”。

所知只有这么零星,但冲动地说吧,喜欢这个甜甜暖暖的姑娘。

[照夜白]碎碎念

预个警吧:喜欢木心《文学回忆录》和陈丹青的就不要看了,这篇是我勉强自己不要偏见,跟这书死磕到最后一页依然失望的吐槽。郁闷了几天没消就还是写一写吧,中心是这本书“不要读”。


“照夜白”和“锦灰堆”是两个让我产生无限遐想又在了解实指后继续坚持自己一套歪理感悟的词……或者说事物?所以这书名就预先提高了我的阅读好感和期待,再看书的介绍:

这是一部山水画札记,依作者设想,各篇之间具有关联性,隐藏结构、脉络、体系,但每篇各自又是独立的,读者可以从任意一篇开始读。一般而言,画家的写作大多偏重感觉,相对缺乏理论性和历史性的研究,学者的写作则会忽略绘画经验,本书试图打通两者,既有画家视角的经验论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