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冬树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
同人文子博:如果树有心事

转载自WeLens。

维多利亚时代,收送卡片是情人间传达感情的常见方式。其中有种被称为“蛛网情人节”的卡片,错综复杂的图案被切割在一张薄纸里,环形花纹的末端绑着一根细线,接受者把纸层往上拉就能看到藏在下方的秘语。

以前参加的一个“颜色”主题的策划,歌手算熟人一直坑(。),太久我都以为词丢了意外找到,备份。

当时正是各种青春堕胎电影接连上映时节,满心怒火想“我来写给你们看什么叫少女心和青春”,有了它。

且私心把它当做给某篇同人的配乐配词,虽然现在看文好多毛病,词倒是依旧很喜欢。



缃色:浅黄色,或象丝一样淡雅的颜色,如缃红、缃黄、缃绿。


唱:(估计是要坑了我就不写名字了吧←喂)

词:泽纪

曲:KOKIA《光の方へ》


转弯之处 望见春风

邂逅如此 悄无迹踪

却有幸获赠 季节初始 的歌咏


吹动的沙漏 流离淙淙

过往寒冬 一粟献奉

枝头雪融落 跌入了眼中


羞怯的抱拥 放大的影踪 

繁花色 成赘冗

余温做句读 轻声话语中

诺许了天空

这一片怦然心动



行路下踏及 一叶梧桐

细碎脉络 初始无同

撷取遮秋阳 漏光几许 秋意浓


翩然的照面 蜕变从容

任时光 行色匆匆

有幸在此刻 与谁初逢


羞怯的抱拥 放大的影踪 

繁花色 成赘冗

余温做句读 轻声话语中

诺许了天空

这一片怦然心动



有形或无形 枯叶与暖风

色调是 哪一种?

夺目的明媚 寂静的沉重

或淡雅的朦胧?


世间万花筒 若错乱转动

每幕都 珍重

不知或相知 错身与转身

一步之间殊同

这一片怦然心动

摘抄一点Flower的访谈

微博搬运,省略了问题,不全,自存档理解用。


平井:从3万人当中被选中,从一开始就肯定是擅长唱歌的。但是说擅不擅长唱歌只是一个阶段,还没有达到把唱歌作为事业的水平。会唱对于专业人士来讲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是「唱好歌」的阶段,需要格外提升力量来表现世界观。当然达到这种程度需要非同一般的努力。边唱边分割乐谱的时候,在旁边哼唱的瞬间都会感觉到成长,自己也会感到很高兴(笑)。感到尤为进步的话,果然还是「太陽と向日葵」时期。


重留:各自擅长的领域也有很大不同。第一次的单独巡演『Flower LIVE TOUR 2015 “花時計”』是现在最显而易见的,non(坂東)从小就学习芭蕾舞,手脚修长的(...

维以不永伤

昨天有活动,旗袍相关,女士们纷纷穿了各色旗袍,特别好看,除了我没有旗袍也觉得自曝其短没意思,一如既往地日常系小裙子。

下班之后吃过饭到剧院,算了一下时间,发现像谢村那样开场前两个小时说走就走也不是问题。回想起来没在哪里养成听音乐的习惯有点可惜,J姑娘说每次结束她会去快关门的PV买优惠pack,但大概那时我和它缘分没到,思想包袱太多。

以前有意想了解多少是“这会有些高大上让我不一样”,现在则是心静了真的开始喜欢,什么阶段做什么事,会来的早晚会来。

音乐会很好,哪怕中场休息接了一个很难过的电话,下半场开始心思完全不在音乐上,最后还是被拉扯回来沉浸其中,跟着热烈鼓掌,迎接乐队三次返场。

原本...

壁下观之

最近听到了非常非常喜欢的播客,这个公司旗下的其他几档也都有特色,但这一次无论对节目名字的注释,每次的话题,还有主持人和嘉宾说话的方式都让我觉得特别舒服,完全可以打一百分。算是一种理想的文化人状态了。(偶尔也有刻意理中客的成分,但就是表达的方式让我不认同也不会感到不适)

唯一不好也在我,节目已经有太多期了,每次将近一个半小时,用总觉得追不上进度,不能每天都听,还在补古早的档。

播客叫《壁下观》,解释是相对于“作壁上观”的一种走近艺术的态度。原来看字面脑补,便是人在壁下仰望,壁可以是自然的悬崖峭壁,也可以是壁画这样人造的风景,周围有山水风声,人在壁下或端详或沉思,然后听这个阐释的时候,被小小感...

[摘]四十八条金线

这是一篇无断转载,太喜欢想在自己主页备份,虽然我明知这样是不对的。

“惟愿余生无一废笔”这种祝愿太美好也从无可能,但我尚能心怀希望地赞赏它被它打动,这让我觉得自己也是有那么一些美好的。如果有人和我这么说,我大概一瞬间会哭出来吧。

惟愿余生,无一废笔。


原文地址:《四十八条金线》


作者:庄雅婷


和很多人一样,先看过爱情故事,才跌入爱情故事。先把纽约设成屏保,才去过纽约。我也是先买过法海寺壁画线描的画册,才去过法海寺。


经常朝各路道场去,是因为经常可以在彼处得见人类最高艺术水准作品。盖因虔诚之心,所以毫无保留。往往有超越时空维度、又不惜一切代价而为之的惊...

被发小强行牵了场“你们会hin有共同语言”的媒,没被怄死,忍住没翻脸打人,吐了槽还是意难平,算是认识到自己在纯纯粹粹的三次元人士眼里是被怎样归类了(可是天地良心我现在和正儿八经的二次元小朋友还有宅男们也一句话都说不起来啊???)。巧在这时候刷到了某君难得的更新,穿着西服的正派光明毕业照,略略提过几年辛苦。想起来那时候恭喜习惯说cong,而现在一边心平气和写下祝贺,一边又觉得如果那时候在他旁边目睹着典礼,我还是会想拥抱他。但也只是想,就像当年看着他在面前说恭喜毕业,也是那么想拥抱他,最终只是红了眼睛说谢谢。

没想过会永远坚持什么,沉迷动漫时就好好二次元,现在兴趣转了便认真玩游戏,拔草种草小裙子...

这一次我想陪伴等花开

我知道步女士的时候已经是她从鼎盛衰落时期,加上她写歌词实在厉害学也学不来,下意识把她划到自己一类(现在是清醒了,用最近流行的话说,人家成千上百万赚钱哪轮得到我心疼,虽然偶尔仍然多情),不怕人笑,听多了真的伤心,了解了一些就努力克制保持距离。

后来喜欢的歌手组合,要么早就解散,要么就是不作为主流出道,不需要辛苦打榜上音番,加之歌手歌手本身的性格,总体喜欢得很轻松(当然现在反省了有些行为可真是bq)。

我听花团9人时期的曲子入坑,然后才知现在已经是6人团,略略补了历史。一边喜欢她们的歌一边犹豫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小水母的mv出来,菜花的双人舞确实刺激到了某些萌点,开着玩笑来出商业cp吧,一边继...

不可谏亦不可追

想起百度的一个账号,折腾了好几天终于成功登录修改各种绑定,一看最后发言在两年前。

然后去贴吧逛了逛,某cp吧还是喷子们当道,旧精品贴被删精光,可作品都完结了,她们痛恨的人也有了好归宿,觉得又可怜又好笑。删掉文反而是好事,黑历史再见啦。

某吧依然很热闹,依旧没格式乱七八糟,依旧谈了万年的老调,以前觉得烦且水现在觉得说明仍然不断有新的人开始喜欢她,这是很好的。
最后认识的几个朋友也不做吧务了,全部陌生名字,某忠粉大佬的个人贴吧似乎也不见她了。当年觉得只能仰望,全世界都不会有她喜欢她,但原来她也是会离开的,可又那么自然。

现在的自然而然和曾经坚持的理所应当是那么两极。曾经很执拗,想着我与谁都那么...

似乎不自觉地走上了另外一种讲述风格,我已经无法评判好不好,但在写它时我是快乐的。

自我疗愈之作。


再度


词:泽纪

曲:藤田麻衣子《もう一度》


你看向窗台的花,惊叹这欢喜萌发。

那瞬间的微笑啊,让冬末的凛冽喑哑。


你将沙漏倒扣,放置在床榻。

清醒与沉睡,交替中,

我听着时光,猜测它走向哪?

夕阳散成淡色细沙,

而沙漏此刻的停滞是因为哪一粒

太粗糙的砂?


“想来回忆不也是如此吗?

哪怕它已经退场无话,

释怀却止步在同一道关卡。”


“……你快看窗台的花,它已经悄悄萌发。

所以请笑一笑吧,让冬末的凛冽喑哑。”

你是这样地做出文不对题的回答,

这样看似不经意地,携带满满温柔,

随同夜幕降临的星光

尽数轻洒。



我总因为离别而难眠挣扎,

被动接受着,未成长,

不自觉间前行的路越发偏狭。

吞咽“偏执”苦果,

所以看到你理解的双眼时……

我是如此惊讶。


你的心底,也曾有那么多

人来人往的叠加,

却能说:“时间还有很长,

我们慢慢等它结痂。

现在先试着,靠近,再拥抱一下吧?”


“伤痛的黑羽归属于寒鸦,

而你最终一定能抬头,

能看到,窗台等待你的花。”


从来说:“你要向前走,纵然已惧怕;

学会告别不期而遇,尽管笑容疲乏。”

而此刻,在张开的怀抱里懈怠声哑,

像小动物取暖依偎,又迟疑着确认

迟来的温柔,

不敢分真假。



大概……时间偶尔会苛责,多些狡诈。

我愿这样相信了,因为遇见你了啊。


你看向窗台的花,惊叹这欢喜萌发。

那瞬间的微笑啊,让冬末的凛冽喑哑。

逆光的身影,轮廓被映衬为一幅画,

此后大概会有很久,其他笑容无法

让我牵挂。


怀抱窗台的花,你将它也放置于床榻;

再摇晃着沙漏,那一粒砂终于落下。

“就带着释怀的回忆一同向前走吧,

它们不再会是我们心中苦痛的积压。”


“……真是美丽的花。”

也许很快,我能微笑着回答。